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西施]:情多累美人  

2010-07-27 15:15:36|  分类: 烟视媚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视在邱德根时代喜拍历史剧,恢弘大气如[武则天][秦始皇],成绩傲人;也有小制作的“四大美人”系 列,娇憨妩媚的利智做貂蝉,眉眼铿锵的魏秋桦演王昭君,黎燕珊做捧心的西子,纤弱蹙眉,虽则拍摄寒碜,但美人们一张妙脸,当真经得住镜头的直视。又以黎燕 珊的西施,清秀婉约,得传奇美人的神髓。

[西施]:情多累美人 - 弦凉如水 - 一天掉线千百回---
 
 

名花倾国独自欢

     美人的故事,千年来被说得困乏了,好似只消几十个字便可概述一生,因为陈旧,所以冷静; 拍成戏,其实也摊不开十集的长度,没有天真的情怀地久天长,没有英俊的少年许下海誓山盟,匆忙得开场,潦草得收尾,她们的故事里,男人们老而无当,这是美 人们的悲哀,她们的如花岁月为翻覆人世做了注脚,可男人们登上历史舞台时,多半垂垂老矣,她们名花倾国,独自成欢,远不赏心悦目。

   

[西施]:情多累美人 - 弦凉如水 - 一天掉线千百回---

      若是拍成戏,还属杨贵妃最合宜,盛大的霓裳羽衣舞帮衬着她的良辰美景,虽无情浓的 檀郎,总有盛世急转来陪她天翻地覆;王昭君又最平实,出塞时她的人生已经收梢,她是汉宫的秋,不是匈奴的春;貂蝉是人家故事里的故事,是主角也是配角,不 知是悲是喜;西施的故事,也够朴拙,大抵红颜美人多薄命,春秋乱世啊,盛也不是盛,布是素色的麻衣,宫殿是瓦砾的堆砌,诸侯们营营役役,繁华却转眼成空, 永远是灰蒙蒙的色调。她是乱世里一枚棋子,可到最后那个吴越争霸的结局,与她有多少干系,已经说不清了,宫外勾心斗角、战火纷飞,她几乎沦为观众,待结局 到来,肉身刀俎。有生之年,是再平淡不过的宠妃岁月,人们因为见她可怜,才撰出与范蠡的种种,让她的暗淡“无间道”生涯里有一抹爱的鲜红。

       都是些简简单单的一曲二折,不带太多迂回,拍成二十集就已经难发挥了,若要扯成四十集,便成注了水的恩怨,拖沓得很,像台湾冯宝宝那版[西施],三四五个女子纠葛一团,依然磨磨唧唧,亚 视那时只拍成二十五集的篇幅,节奏也够悠缓,剧情还算中规中矩,一半戏说,一半中肯,黎燕珊扮演的西施,越国乡野间的天真少女,唤作“夷光”,朴实无华, 憨憨的笑起来,瞬时春色明媚,她浣她的纱,无忧无虑,与范蠡邂逅,生了情愫,本要定下终身,候君迎娶,不料范蠡更念着“家国大义”,狠下心来让她奔赴吴 国,从此,越王卧薪尝胆,范蠡秣马厉兵,吴王沉迷声色,西施在异乡一过就是十载岁月,最后吴国城破,她终与范蠡泛舟五湖,携手余生。

      这样的故事架构整体比较平庸,叙述得也简单平实,加上1986年粗陋的拍摄技术,简陋的服饰造 型,恐怕如今的观众再难消受得住。不过剧中对范蠡和西施的感情刻画有不少细节,浪漫优美,而西施在吴国十年岁月里的转变,从服饰容貌到心理状态,又给人以 浮生若梦之感,像许多版本一样,剧中的西施也是在多年的相处后移情于吴王夫差,毕竟,十载岁月的分离,足够把爱情剥落掉,把刻骨的相思侵蚀成枯寂心死。再 者,那厢的男人推了她来忍辱负重,这厢的男人待她如珠如宝,情难以堪。

 

 

 

不见云英掌上身

        美人们,太多时候是恰恰站在了风波眼里,避不开,逃不掉,于是担了“祸水”的罪 名。西施的岁月是假作真时真亦假,吴宫里平淡日久,最后刹那闻得兵临城下,如梦方惊。罗隐为她平反——“家国兴亡自有时, 吴人何苦怨西施”, 崔道融诉她衷肠——“浣纱春水急,似有不平声”。这些都是后人的慈悲。

        在某个年月里看亚视版本的[西施],也是怀着慈悲而来,希 冀着证明那时的美,这美,与西施无关,与黎燕珊有关。二十年后看一名美人在如花的芳龄演另一名美人,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她演别人的传奇,自己却终归 无法成为传奇。

      

[西施]:情多累美人 - 弦凉如水 - 一天掉线千百回---
 

         1985年亚视举办第一届 “亚姐”选美,黎燕珊当选冠军,风头远胜那一年的港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为亚视扬眉吐气。那一年,21岁,清艳流光,顾盼神飞,亚视当即为她开 拍[西施],钦点了潘志文与她合作,一干实力演员众 星捧月为她配戏,于是她披上古装,竟是如此出挑,眉黛远山,面若芙蓉,嫣然如百媚,古典气质渲盈而出,亚视终于从此有了自家的古装美人,她美得俏生生的, 甜甜的,调皮一笑,眸中有慧黠灵气,通透不已;轻轻的蹙眉,浅浅忧愁,淡淡神伤,她美得复杂,有那么几分乡土气,那么几分灵秀气,有一点婉约,有一点矜 持,有一点忧郁,有一点端庄,有一点楚楚可怜,她没有逼人的艳丽,美得很通俗化,淡妆远比浓妆来得灵秀,可亲可近,撒娇般的笑时,天真明朗,而大部分时候 的笑容,眉头微锁,有挥之不去的愁。

          可惜那时化妆拙劣,亚视镜头里的女星们一律黝黑,几乎成炭,且脂粉气浓,生生的把清秀佳人折腾成庸脂俗粉,黎燕珊也不能免,幸好五官出色,一双明亮眸子, 水意秋波,婉转着淡淡忧愁,樱唇微嗔,娇柔不已,她那时真是美得正好,个子高挑,骨肉匀称,说她瘦,却不见半点骨,说她胖,却又轻盈婀娜,真真合了古人们 神往的“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脸孔亦是如此,年轻时的面颊啊,微微的婴儿肥,把整张脸衬得饱满而润泽,美得很古典,也很八十年代。

         黎燕珊扮演的西施,少女时期天真娇憨,明媚如春,时而调皮可爱,时而温柔娇美,与范蠡初相识那段,是全剧的经典段落,西施从桥下走来,微低着头,在镜头里 侧着七分脸,一双美目,含着柔情,莲步挪移而来,质朴而清丽,行至桥上,突然心绞病发作,于是蹙眉捧心,纤细而脆弱,这一段真是有浑然天成的美态,总算让 西子捧心,不虚世间一行;西施进入吴宫以后,服饰转以端庄妩媚为主,双环髻添了娇柔,一双眼,也多了娇媚与世故,自此,眉间就不曾卸下忧愁,唇畔仿佛总有 一声幽幽的叹息,难得的是也有高贵自持的气度,大殿上机智对答,从容应对,眸间闪过丝丝灵巧,故而说黎燕珊演戏,有点慢热心性,越到后来越见发挥,到了剧 集最后,西施在吴国已十数年时间,风华老去,减了风姿,扮相也成熟老气了不少,演技却显得更为自然流畅,见她在月下抚琴,愁意不绝,却有一分凛然坚定的气 节,世事至此,她早已看得云淡风轻。纵观二十五集里她的发挥,透着点人人都看得出的稚嫩,毕竟那是她第一部担纲主演的电视剧,早前即便有邵氏拍片的经验, 那时也不免拘谨羞涩,放不开手脚,在众多前辈的映衬下,她显得生硬,不过这点生硬,于角色来说,并无大碍,西施这名美人若是天生的圆熟通顺,如何得那自然 的风姿,惊世绝艳的美人,没有半点斧凿的痕迹,美就美在那点不自知。

    

         有时会想,是不是太好运的开场,往往收不到美满的结局。是不是第一部戏,终归有一点命定的意思,暗暗预示了以后的走向。

[西施]:情多累美人 - 弦凉如水 - 一天掉线千百回---

         86年的黎燕珊,戏约如潮水而来,亚视对她呵护有加,力捧在即,大银幕又向她频频招手,前程锦绣明媚,与她一个时代选美出道的女明星们,哪个有她这般的花容月貌,哪个有她这般顺遂的运程,美女们忙不迭争破头皮的抢角色,嫁豪门,容貌是换取前程的砝码,不趁春光正盛,还待如何?只有她不,她偏不。谁都不知道这个生得柔顺美貌的女子,心里竟是孤勇,当她爱上了,谁都不能阻止,众人力挽狂澜,忠言逆耳,挡不住她爱刘永的决心。二十出头的女子,还只是半大不大的少女,爱上荧幕上的皇帝小生,生活里臭名昭著的硬汉,他英姿勃发,刚毅顽强,在镜头里如天生的王者霸气,看得她怔然入迷,哪管得他的“虐妻”风波,她相信她的柔情会打动他,偕首一生。于是毅然隐退,自断前程,去做他的妻。许多年后一身瘀伤,声泪俱下的出现在我们眼前,苦罢,她重入社会、卖力工作,养活一双儿女,做艰辛慈母。

      看她的戏,其实看得出她的心性,她有美貌,但不恃美而骄,更不恃美而沽,那时她矜持,含蓄,没有张扬,名与利,都看得不重,对爱情,却是一旦下定决心,就一意孤行,在所不惜。多年后悔不当初,逃出魔障,抖擞精神来工作。于是被她打动,因为少见娱乐圈里这样的性情女子,换做别人,在八十年代有如此机遇,要么胸怀大志博名气,要么亟不可待嫁豪门,哪有像她那么痴傻的,即便如今再入社会上班,她也是兢兢业业,自力更生,丝毫没有生怨恨走捷径的想法。

      只有看过她的人生,才会更看懂她的戏,感触至深,[西施]里被心爱的男人推做棋子,悲怆不已,[情剑山河]中暗恋十几年,终修成正果,不料幸福短暂,兵败国破,从此饱尝心酸,忍辱负重。她演小周后时,只比[西施]晚七、八年时间,面貌却改变太多,颧骨突了出来,人消瘦不少,骨节突出,再不见86年时的青春明媚,而小周后的悲愁,也比西施时候浓了太多,眉间再也抚不平了,幽怨得令人心惊,遥想那时暴戾的丈夫拳打脚踢,一腔悲苦无处倾诉,自己的选择,自己吞落苦痛,暗自垂泪,如此你会更懂得那被侮辱与损害的周嘉敏,悲从中来。

         [西施][满清十三皇朝][情剑山河],她演过的电视剧寥寥可数,演技,像是全凭自然,生硬,不入状态,等到入戏,又似抽身不出。西施,阿巴亥,小周后,都是些苦命的女子,粉嫩桃花,随风摆落,逐水飘零,戏里的她,戏外的她,两处沉吟各自知。也会去想,当日若不曾年少无知,若不曾为爱奋勇,那之后的人生,会有怎样的不同?都是不得知的事了,以她的心性,娇而不娆,媚而不妖,并不宜那洪水猛兽的江湖吧。“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念及电影[喜宝]里的她,萧瑟白衣,伫立在秋风里,亦舒的名言“很多很多的爱,或者,很多很多的钱”,多么落寞。戏,有时像谶语,预示了许多谜底,只有戏外的我们看到了。

 

藕花菱蔓满重湖

        [西施]恰如众星拱一枚新月,潘志文是被亚视老板邱德根钦点了来演范蠡的,对他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角色,扮相也很他以往的古装造型相差无几,都是头戴方巾的儒生打扮,既像是[武则天]里的他,也像[八仙过海]里的吕洞宾,俊秀儒雅,让人心生爱慕,他是那时亚视最俊朗的男人,自[大地恩情]奠定一线小生地位,最突出的还属他的古装扮相,有清雅的古意,举止翩然,眉目温文多情,周身气质如同自古画卷里走出的书卷公子,故而他演范蠡,赋予角色更多的是文臣魅力,武将之气减弱不少,有名士风范,但无精干锐利的锋芒,像吕洞宾,多过像范蠡。感情戏则拿捏得比旁人要好上几分,毕竟是温文公子出道的,演绎情缘似水到渠成。86年的他,不足之处是身形已有发福迹象,风流倜傥不及早年,再者,这部戏他纯然是为黎燕珊陪衬的,用心不及其他经典作品。但对于[西施]来说,有潘志文的加盟,俊男美女,才子佳人,视觉上更胜一筹。

[西施]:情多累美人 - 弦凉如水 - 一天掉线千百回---
 

    其他演员里,演越王勾践的罗石青,演越王后的斑斑,还有吴王夫差的饰演者白彪,都是那时亚视极有实力的中生与花旦,罗石青早年是一线,不过在那时已经沦落 至配角,演技依旧狠辣,驾驭勾践一角,很好的表现出睚眦必报的性格,斑斑则是在一线和二线间徘徊的花旦,既有担纲主演的武侠剧,也会做配角,陪衬他人,很 善于刻画深沉复杂的妇人,眼神幽怨,不乏狠辣,戏外当时两人也是一对;而戏中粘上胡茬,虎背熊腰着演吴王夫差的白彪,倒是和现今的模样相差不大,粗糙大汉 的风格,那时总嫌他有草莽气,却无王者风。尹天照在剧中扮演吴太子友,娃娃脸青涩俊秀,稚嫩得很;有意思的是剧中能见着苑琼丹,出道不久,青春面容,演效 颦的东施,竟是安静轻柔,做幽雅的闺阁女,容貌也不秀丽,但别具一股风味。

    薛昭蕴曾写[浣溪沙],“倾城倾国恨有余,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肌肤。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重 湖。”待浮花浪蕊尽了,吴地的山,越王的殿,都将零落成灰,[西施]里的演员们也已风流云散多年,二十多年时间,足够把人磨折了。

    潘翁不见多时,总觉得在无线的他折损了过去的风采,反倒不好,不如不见;在[西施]里青春得掐得出水来的尹天照,在二十年后满面褶皱,娃娃脸也经不住老;白彪倒是和从前相差不大,演戏 至今,随着香港电视一路走来,从佳视的年少郭靖演到无线的中年郭靖,再从郭靖演到佘诗曼的老爸([绝代商骄]),不英俊的男人,和时代轻易接上了轨;罗石青在戏外几年后就因癌症而跳楼自杀,斑斑伤痛欲绝,人世 辗转无常;苑琼丹化身“苑仔”多年,86年时谁都不知道,东施会走得比西施更长更远,而西施一别经年,再复出时,韶华褪,朱颜改,荒唐 的是只能以后生辈的姿态起步,年轻时不会做的事,一桩桩做回来,错过的光阴追不回,叹是情多累美人,千古不移。


                 -------------------   [电视剧]杂志稿件,谢绝转载----------------------

  
   已经完成的怀旧剧评里,还有两篇没有放上来,这是其中一篇,写的是我最喜爱的一个亚视女子黎燕珊,完全私心,顾不得经不经典,众人喜不喜欢。

   又一篇没人气的怀旧稿放上来了。再有一篇,就结束了。

   某弦自我感觉也很作孽,既写不了别的,写怀旧的又委实不合时宜,与小P的对话之后,更加自觉自己的意志力是坚持不下去了,最近倒是极喜欢去别人热闹的帖子里跟帖。

   手头上除了一篇怀旧稿之外,还有两篇没贴上来,等全部贴完,我就搁笔了,此处凄清地,看着也凄清。


  评论这张
 
阅读(7960)|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