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陈年文]tvb结局篇  

2012-03-24 10:42:46|  分类: 烟视媚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年的旧文了,忘了登在哪一期的【电视剧】上,后来是如何都找不出来,再后来,是突然某日在某个文件夹里翻到了。

      再看这文,不免想起清飘扬絮说,我们是电视、小说看得太多了,对现实有太多美好的期望。

      是啊,很多年里,写来写去,总是情,与爱。我们在美好的故事里豢养得太久了,忘了现实有多么丑多么陋,非得在现实里遍体鳞伤,头破血流,才知道美好的情愫,只是故事里的事,离自己很远。奋力去抓住的所谓点点情意,原来是负心人的袖子,他一甩手,我血溅五步。

-------------------------------------------------------------------------------------------------------------------------------------------------

      正文 ,开始这些美好故事的回忆。美好故事,不论结局是悲是喜,情意都是美好的。鸩毒死了也好,双双殉情也好,两相永不见也罢,都是美好的。

      滚滚红尘,十丈名利场,最难便是真心。    

         

当观众们看腻了俗套的大团圆,编剧开始尝试惨烈的大死伤,当观众们看怕了惨烈的大死伤,编剧挠挠头皮,想出了一个两头沾边的新走向——朦胧美。朦胧美,美在说不清,道不明,它如雾里观花,雾是真相,花是幻境,它游走在悲喜两端,可悲可喜,留存希望。当结局极难走到明朗的那一步,当情义果真难两全的那一天,朦胧美的结局,亦真亦幻,也许是最好的收尾。

 

参考剧目

[雷霆第一关]

彼时监制张乾文还未有后来的[我的野蛮奶奶]等作品,风未生、水未起,正凭借[雷霆第一关]等剧收获“毒药”之名。

剧中讲海关特遣队的执法风云,可惜诸人挣扎在个人情感中,或被苦苦压抑,或铤而走险,男女主角志刚和满芬从先前的对掐,到后来的相爱,经历了不少误会和波折,到最后志刚提出结婚,却是用来引出疯狂复仇的Jacky,这不是一场甜蜜的婚礼,宣萱扮演的满芬披上婚纱,表情凝重,随时准备一场激烈的战斗,婚礼果然变得很狼狈——她被绑在海上的木柱,志刚为救她,驾快艇来和Jachy对决,一场枪战以后,志刚重伤沉落大海,满芬游在海上寻找志刚,镜头俯瞰着那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故事就此结束,志刚是生是死,留待观众揣测-----

这个结局为剧集添上了独特的结尾,全剧本身已经很缓慢沉重,如此一来,更见压抑,看得人不快,不过宣萱和王喜在结尾处的表演相当动情,默契很足。

 

[陈年文]tvb结局篇 - 弦凉如水 - 多少恨

 

 

 

[洛神]

不论第几遍重温[洛神]的结局,总不免泪流。

 

情深意暖的金缕玉带枕成了好事者阴谋的工具,甄宓留一封绝笔,就此饮下那盏牵机毒酒,洗净酒杯,殷艳的血自嘴角淌落下来,香魂云散去。

故事至此,已是泪如雨下,悲鸣不绝,编剧再补上众人结局:郭女王终得报应,曹睿登大统,依旧受司马懿操控,两鬓悲霜的曹子建,提出治国良方,却不受重用,只做陈留王,写千古诗篇,这些都是悲伤的余波,历史轨迹不可改写。

世人既已偏说[洛神赋]是甄后的写照,不妨就予曹子建一个欢好的结尾:行走洛水河畔,宛见江上行来一舟,舟上女子渔家打扮,清丽素颜,执水仙花罗帕,嫣然一笑,如当年一般,那不正是宓儿吗?她来接他了,他狂喜不已,一步步下到河中-------

子建与宓儿,本就风采绝代,心意高洁,如那瑶池仙露,高贵无瑕,人间虽无缘相守,幸好这个缥缈如仙境的结局,抚平了不少遗憾,上苍仁慈,愿他们从此做神仙眷侣,在不沾染这凡尘世俗,也可怜这才高志坚的子建,郁郁半生,不得抒怀,如此结局,也解脱了他满腹的沉郁和愁闷,从此人间天上,锦绣文章,不理这狭隘朝堂。

 

[碧血盐枭]

其实倒真不介意胜雪说的那句“一女二夫”的玩笑话,二少温润如玉、情深意重,致远刚毅正直、英伟不凡,实难抉择的两个男人。

二少的死,或许是三人关系的转折点,正当一切柳暗花明,胜雪与致远拜堂之日,致远却向胜雪说出真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过不了良心的那关,他不要他的婚姻里有欺骗,于是她最终遵循了孝义,卸下嫁衣,刚烈得离去。他俩之间的遗憾太多,胜雪父亲的死,二少的死,当爱情里有了悲愁,难得姻缘,难得圆满。

不过若他俩就此天各一方,又着实太悲,所以剧中安排了一个极有余韵的结尾:风雪夜,篝火旁,我在山洞里,你自洞外来,拍落一身尘雪,抬头相望,四目交会----

他们会不会在一起,这已经并不重要了。有些爱,不能厮守,也不求厮守,不论你我远走天涯,终会在某年某月相见,你我也许一辈子不会牵手,却一定会再见,相视一笑,如久违的好友,相知关怀,如骨血的亲人,纵使缘浅,情深便好。

 

[憨夫成龙]

[憨夫成龙]的最后,阿旺恢复记忆,和亲生父亲一起捍卫家业,当风波平息以后,就像所有剧集那样,开始要处理感情问题了,一个是曾经的知己红颜,一个是现在的小媳妇,如何抉择?这成了头疼的难题,虽然在观众看来,彩凤和阿旺的感情,更为患难与共,刻骨铭心,但他和佩君的一段,一定也曾是甜蜜相知的。于是剧中的三人都选择了离开,没有向对方道别,安静的离开乌龙镇,阿旺在异地经商,继续留着傻阿旺的发型,偶尔还会说“老婆开心,我就开心”,彩凤去了日本学茶道,佩君在英国学文学,多年后,三人又不约而同的回到乌龙镇,在绿叶青草地上重逢-----

有人说[憨夫成龙]有一个狗血的结局,非得弄得离散收场。想来,爱是自古的难题,有人懂得变通,像继宗和彩蝶,既来之、则安之;有人却很坚持,像阿旺、彩凤和佩君。阿旺的失忆,如同把一生切割成了两世,前世的佩君,和今生的彩凤,都与他真切的深爱过,非要选择的话,没有两全其美,只有三败俱伤,不如三人离开,再会亦是好友,但也许将来阿旺还是会和彩凤在一起,以他保持傻子发型来看,自然是更加缅怀与彩凤在一起的时光。

 

[陈年文]tvb结局篇 - 弦凉如水 - 多少恨

 

[建筑有情天]

DA最后的那一声“钟国强”,叫人有潸然泪下的冲动。那场意外是三角恋的一个解脱,手术后她一点点的失去记忆,忘了曾经的汹涌爱火,忘了曾经的自责煎熬,在记忆还在时,她要记录下自己的人生,用一部摄录机,记下自己的友情,爱情,留住最后一点记忆,然后彻底的遗忘。

这是残酷的遗忘,那么努力的爱过,最后都忘了,变得眼神里没有温度,安静的浅笑,形同陌路,海滩边的那场重遇,看得心碎。钟国强,这是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可她现在不记得了,多么悲伤,可突然听到她喊出一声“钟国强”,这一瞬如轮回流转,他回过头去,见她笑意灿灿,画面倏然定格,结束,这一声呼唤,令我们脑海中转过无数念头,她的记忆不曾失去?她的记忆由他唤回了?亦或那一声,是她本能的呼喊?如洪荒中的一抹芳琼,如另一个故事即将开始,想起那句“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有今生一次擦肩”,曾经深爱,缠绵深刻,这样的爱情,哪是那么容易断了的呢。

 

 

[我本善良]

在最后一集里,石伊明并没有去做别人的妻,她为齐浩男挡了一枪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开,齐浩男回到英国旧屋里找她,发现伊明已经双目失明,一个人握着杯子,呆呆的望着电视机傻笑,电视画面里是他们曾经的欢声笑语。浩南看到她如此模样,分外心碎,终于在树林边忍不住扶起摔倒的伊明,他问,如果他不来找她,她怎么办,她说“我会一直在这等,等到我老,等到我死。”于是两人相拥在了一起。

我想编剧如果再残酷一点,也许会安排二人再不重会,但事实上,谁都不忍见齐浩男再孤独下去,也都不忍见伊明付出那么多,还凄凉收场,于是安排二人在夕阳下的英国田园里重逢,就是这片树林,有他们曾经爱的足迹,并肩目送夕阳,她伏在他肩头,幸福甜蜜。哪里开始,哪里结束,有始有终。

 

 

适宜的悬念让剧集别树一帜。

悬念的结局,俗称Open Ending,即让观众自由想像。你带着个问号看故事结束,皱着眉头思考不出个所以然,兀自在担忧AB女到底结果如何,到底是欢欢喜喜的大团圆,还是九死一伤的大悲剧,看,悬念可以抓住人的注意力,把一个剧集拽到另一个层次里。

参考剧目:

 

[陈年文]tvb结局篇 - 弦凉如水 - 多少恨

[酒是故乡醇]

这部TVB的乡土剧,歌美,景美,结局,尤其的美。

还是那片花尾渡,黎顺风又做起了横水妹。

也许“横水妹”这个身份是把她和阿纯串联起来的绳索,所以她会一直在渡口等下去。

抓去的壮丁一个个都回来了,只有阿纯,生死未卜,顺风每日在渡口等待,载人过河,夕阳西下时分,两岸青山隐隐,瀑布水流湍急,她在岸边饮一口“泪眼红”,静静的念起于阿纯的往昔时光,这画面沉静,如一种静止和终结,难道这就是她的一生了?

她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咦?已是白发飞霜了,有人叫她,说顺风啊,明年就建起桥来了,不用横水渡啦,她听见后悲伤极了,嚎啕大哭,横水渡没了,阿纯也不会来,她什么都没有了,哭着哭着,听见有敲击酒瓶的乐声——阿纯回来了,她欢喜的睁开眼来,原来是一场梦。梦醒了,更觉虚空无力,是思念后的孤寂绝望,却听到对岸传来人声“三个仙可以过河吗”,是阿纯的声音,真的是阿纯,她赶紧撑起竹筏,划向对岸------

一波三折、峰回路转的结局,梦境与现实交错,以至于最后的幸福,也有一种梦境的错觉,唯恐睁开眼来,发现不过又是一场梦,一场甜梦。

 

[陀枪师姐IV]

喜爱TVB的剧迷中,有一半会是“陀枪”迷,而[陀枪师姐IV]也制造了2000年以来TVB剧集里最大悬案——男主角程峰下落不明,是生是死?假如有陀枪第五部,这个疑问就有望揭开,但现在看来,只能是石沉大海的事。

说起来,“陀枪”系列里三元和程峰这对实在够多灾多难,第二部里三元被强奸,三元怪程峰,第三部里儿子被杀死,程峰怪三元,第四部里程峰和黑帮女有纠葛,双方再互相责怪,终于误会冰释,雨过天晴了,却遇上黑帮女的老公要血腥报复,于是程峰失踪,只留下一截手指。一截手指当然不能证明他的生死,蛛丝马迹却也没有他还存活的证据,关键是剧情到此就戛然而止,烘托得两位女警即便没男人,照样可以英姿飒爽,小生和英姿的爱情,只能像等马拉松赛跑般出结果,看二人会不会从朋友再变回恋人,三元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对每一条和丈夫有关的消息都激动不已。热热闹闹的“陀枪”系列到了第四部以一个悲伤的悬疑收尾,实在叫人错愕得很。

 

[赌场风云]

[赌场风云]到最后,乔正初幡然悔悟,张来福平安度日,反倒原本最简单快乐的齐欢畅和李青云两个人,闹起了悬念。总也弄不明白,那个疯疯癫癫的赌婆李青云,为什么在最后会变得闹深沉了,戒了赌,连爱都戒掉了,跑到各地周游,丢下齐欢畅一个人原地等待,只寄回来若干照片,害的齐欢畅日日对牢照片,思念得很,居然产生幻觉,总能把眼前的人看成是青云的模样,打排球的是她,款款行来的也是她,一身花裙子,笑得美美的,朝他走来,他幸福得不行,再揉揉眼睛,看清楚了,哦,都不是她。这两度失望,害得观众陪他一起失望了,剧集最后,齐欢畅抱着来福的小孩站在海边,背后又出现了他幻觉里的花裙子,摇曳着走近,走近----这一次,是真还是假?谁都不知道。

监制张乾文是个爱玩弄玄虚的人,他不喜欢安分的结局,他喜欢叫主角生死不卜,远走他方,然后留下另一方在某地等啊等的,敲不开那道门,也只有电视里的人才敢这样了,一没世仇,二没血缘,明明相爱,却死活不在一起,光阴就这么个浪费法?

 

[奸人坚]

【奸人坚】这剧太浮躁,虽有黄子华栋笃金句支撑,都不免显出力不从心,仓促收尾,奸人坚洗心革面,做“无间”卧底,对付警察厅长,为街坊除害。按说故事到这里,可以圆满收场了,黄飞鸿虽有情有义,玉翠对他只有敬爱之意,奸人坚和玉翠虽有误会,但彼此有情,大可功德圆满,欢喜收场,不过剧集最后峰回路转,安排负伤的奸人坚离开广州,玉翠拒绝了黄飞鸿后,继续一人在广州生活。

原本可以皆大欢喜,就此变成三个人各奔东西。结尾是奸人坚在香港过着滋润得意的生活,做选美评判,独独中意“哨牙妹”,大力鼓掌,高呼“哨牙妹好,容易认又抢眼,不见了又容易找”,他是在用这种方法来另类的纪念往事吧,睹物思人,睹哨牙,思玉翠是也。只是,既然如此,为何不回广州呢?也许有一天,真会回去也说不定。

 

[与敌同行]

[与敌同行]中,唐立言终于伏法,锒铛入狱,承希和佩嘉本来有机会在一起,可是佩嘉因为往事困扰,选择避开承希,给出的理由是看到承希,就会想起立言。三年后,承希在街头看着大屏幕里佩嘉主持的节目,却与佩嘉擦身而过。两人反倒是在监狱探望立言时才重逢,或许唐立言才是二人的纽带,立言做出洗心革面的样子,希望获得原谅,但在深夜里露出真面目,囹圄生活不曾令他改过,只叫他更加痛恨敌人。

这部剧集的题材本身很有新意,却因为剧本和节奏问题,显得张力不足,但是结局这一块设计得较为精心,承希和佩嘉的感情走向,剧中并未交代,以承希的锲而不舍,最后或许有所成,但立言是佩嘉的感情阴影,很难抹去;而唐立言,作为全剧最为出彩的反派人物,有一种叫人不寒而栗的阴险,在最后那个镜头里,他关节突出,肌肉紧张,双手抓紧栏杆,身体猛烈向上、仰起面孔,他的脸成了黑暗幽闭的环境里最强烈的所在,他像港剧里的汉尼拔,呈现出古怪而自信的笑容,散发着嗜血的残忍,阴森可怖,叫人倒抽了口寒气,升起惧怕之意。百分之八十的观众在看到这个结局后认定会有下文,监制王心慰倒不见得有意拍续集,这个独特的结局是在传递一种暗示:黑暗在延续下去,滋生出一种心理的恐怖。

 

 

[义不容情]

[义不容情]为人津津乐道至今,一则它有精彩剧情,动人表演,二则,它有一个独特的结局。那个年代的TVB,假如在把玩结局,玩的一定不是手法,而是感觉,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情之所至。

剧中倪楚君留下的十年之约,到底有没有践约?最后一集中出现的那个红裙女郎,到底是不是楚君?假如不是楚君,为何那双手会有那么温存的姿态抚摸有健的脸?假如是楚君,为何会有那张“楚君已死”的字条?这些疑问,直到今天都没有解开,当年的剧迷们把这些疑问一并放入记忆的宝匣,遗憾也是美,偶尔还会拿出来探讨,各有观点和说法,其实已无所谓真相,真相是那种当下的感受,被遗憾吞没,由忧伤弥漫,恍如幸福的霎那。看Open Ending,真不必刻意执着结局,意犹未尽,便足矣,故事,原是一出戏。

  评论这张
 
阅读(14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