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弦话推理文(国外篇——暂时更新完毕)  

2013-12-22 14:51:26|  分类: 乱舞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帖想写了好久,是大工程,却可以零碎得写,就像当年写TVB的二线男,写得慢慢悠悠地老天荒,我还没写到黎耀祥,他已经做了一回又一回视帝-----

       我赶不上时光---索性不赶。

 

爱伦.坡(1809—1849)美国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从爱伦坡写起,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十九世纪美国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以悬疑、惊悚小说最负盛名,被公认为推理小说开创者、象征主义先驱,甚至被视为科幻小说的奠基人。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撇开英文不谈,我喜欢这个译名,典型的黑色诡异气息,站在山坡上的爱伦,也许即将发生凶杀,也许已经发生凶杀,也许目睹了一场凶杀。你看,这说法多感性,简直是我当年说“匪我思存”是“匪徒我思考存在的意义”的那股荒唐。

      年代久远的小说,永远接不上时令与气候,比如你再看福尔摩斯,也会不过如此,无非是少年情意结,爱伦坡的《莫格街谋杀案》等等,我都觉得算不上惊艳,要是站在两百年前的高度,自然叹为观止。倒是他那篇《黑猫》,悚人又凄厉的,带着几分精神病人的癫狂恣意,那砌在墙里的尸体与黑猫,多么眩晕!

      活了四十年的他,一生又纵情又不快活,买醉,鸦片,沉迷,自杀,曾经贫病交迫,曾经名利双收,于是有了神经质的眼神。


 

阿瑟·柯南·道尔(1859—1930) 英国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柯南·道尔是英国杰出的侦探小说家、剧作家,世界著名小说家,堪称侦探悬疑小说的鼻祖,被誉为“英国侦探小说之父”。他的书也成为“世界最畅销书“之一

          爱伦.坡死后10年,柯南道尔出世。1987年开始发表小说,他写悬疑侦探小说注重科学与专业,和爱伦.坡的浪漫诡异不同,他注重情节,跌宕起伏,笔下的故事所以可以拍成绵延不绝的影视,夏洛克和华生可以被各种消费,赋予各种情节,但是,我始终觉得福尔摩斯的故事如同少年们的开胃菜,引入推理之门,却无可挖掘的深意。成年以后再读福尔摩斯,故事也许好看,却是冷冰冰的无所触动。

          年少时谈推理,只道始祖是柯南道尔,长大了,又开始混乱,各处都谈爱伦坡,到底谁是开创者。谈推理小说,年代很重要,许多桥段出现的晚了,就是借鉴。我倾向于,推理小说的老祖宗还是爱伦坡,只是写的技法上朴素了一些,爱伦坡是感性派,柯南道尔是理性主义。


江户川乱步(1894—1965)日本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他有一张郁郁寡欢的脸,却又是一位算得长寿的推理小说家。

         江户川乱步,本名平井太郎,是日本最负盛名的推理作家、评论家,被誉为日本“侦探推理小说”之父”,他的作品,情节扑朔迷离,悬念强烈,既充满妖异、诡谲的气氛(来自百度百科)。

        这位日本的推理小说之父,最初从事过各行各业,后来埋头写作,用的笔名是江户川乱步,这个笔名的日文读音是“艾特加华伦坡”,可见得他是“爱伦坡”一派,早年写短篇,1926年开始写长篇,笔下著名侦探明智小五郎。江户川乱步和爱伦坡一样,较为性情中人,情绪易波动,目前普遍认为他是日本“本格推理”之父。

         第一次读江户川乱步,是他的处女作《两分铜币》,以为年代久远,必定枯燥,谁知却是如同B级cult电影那般的黑色风格,出其不意中带有荒唐之感,很是神作,打个比方,就像电影《两杆大烟枪》那种酣畅,反倒是成熟作品《D坡杀人事件》显得中规中矩,平庸了一些。他后期的长篇就更加觉得诡计刻意,比如《蜘蛛男》等,开篇夺人,走下去又平淡。江户川乱步后来越写越血腥迷离,拍成电影绝对是限制级,感官刺激倒是十足。《阴兽》的时候又觉得诡计和血腥结合得恰到好处,泼天血腥也甚为古典哥特,如《魔术师》等又显得乏味,《人间椅子》系列又炫目奇魅得很。

         读江户川乱步,觉得还是短篇比长篇好,中短篇里惊艳的太多,长篇就商业味太重。        

 

阿加莎.克里斯蒂(1890—1976) 英国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读书时代小书店里有成套的贵州版的阿婆小说,每一本的书脊处是阿婆的侧脸;说到阿婆,又要想起亦舒,亦舒喜欢让她笔下的女主角爱读阿婆的小说,隐隐是英式的优雅和节制,悲喜不动声色,亦舒写言情,阿婆写推理,两人都是高产极了的女作家。

        我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第一部小说是《无人生还》,译成“童谣杀人案”又更精准,读下来觉得悬疑尚可,局设得算吸引,但始终是英国式的推理,冷冰冰的,类似于冬夜里,在火炉边听讲一个悬疑案,再曲折离奇,也是别人的故事,是个好故事,却没有大感触。

         从《无人生还》开始,对阿婆的小说始终没有大好感,行文不够紧凑,情感不会动人,就连诡计,也只是诡计而已,后来听闻阿婆最精彩的小说是《罗杰疑案》,我想到底是没看最精彩的一本,一心想看《罗杰疑案》的鬼斧神工,后来发现还不及《无人生还》。世界十大推理小说里《无人生还》排第二,《罗杰疑案》排第四,都不是我的那杯咖啡,再后来读了排第一的《Y的悲剧》,发现更不是我那杯咖啡。

        也许不是她们不好,是翻译过来的始终欠缺了情感,触摸不到灵魂;日本的推理虽然也是翻译过来,到底是一个亚洲的情感脉络,人伦氛围浓郁,轻易叫人走进去身临其境了一番。

        阿婆的小说里,反而是读《柏棺》让我比较动容,被辜负的女人,空有财富,也敌不过别人的美貌与青春,还要卷入谋杀案,但这些是我的解读,根本不是作者关注的点。我们不在一个key上,这样的故事,换成东野圭吾来写,也许就叫人震撼,换成连城三纪彦来写,必定让人神伤心碎。

  

约瑟芬.铁伊(1896—1952)英国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英国推理小说最辉煌时期的三大女杰——阿加莎.克里斯蒂,约瑟芬.铁伊,多萝西·榭尔斯。阿加莎一生写了80部推理小说,约瑟芬铁伊一生仅写了八部推理小说,被誉为水准齐一,没有失败作品。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阿婆一生写推理,痛快淋漓,铁伊写的苦吟,字斟句酌。苦吟的人,其实自己写得不尽然快活,看的人也亦然。

           阿加莎的推理小说是英国式的冷冰冰,你触摸不到人物的灵魂,约瑟芬铁伊其实也不远,只是故事写的沉重,如同倾尽一身之力,讲一个说透人生的故事。最著名的作品是《时间的女儿》,被誉为极度的杰作,但我想,嗜读推理小说的人并不见得读得下去这本书。一是你得熟悉英国史,二是你得挨得住枯燥,译者唐诺说,要像读张爱玲那样读铁伊。可是,张爱玲的文字是艳的,华丽下头藏着苍凉,你可以顺畅的读张爱玲的文字,掩卷时候叹息一声便罢,读铁伊,却是那么艰涩。我在脑子里依靠《都铎王朝》《伊丽莎白》之类建筑里的人物形象和架构,才稍微理清思路。

           看铁伊的照片,她几乎是法国女子的忧郁。

 

 埃勒里·奎因(1905~1982)  美国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埃勒里·奎因(Ellery Queen)是曼弗雷德·班宁顿·李(Manfred Bennington Lee 1905~1971)和弗雷德里克·丹奈(Frederic Dannay 1905~1982)这对表兄弟合用的笔名,美国推理小说代名词,他们开创了合作撰写推理小说成功的先例。(来自百度百科)

            享誉推理世界的“奎因”是两个人的组成,且两个作者没一个叫奎因,奎因是他们笔下的角色,这点倒和后来的倪匡一样,笔下的人叫卫斯理,他笔名便是卫斯理。

            奎因的小说最著名的是《y的悲剧》、《x的悲剧》和《希腊棺材之谜》,我只看过前两部,每次都带着莫大的期待来读,然后兴味索然,虽算不得美式硬汉推理,但始终是西式的冷模样 ,我对于真正的推理小说,尤其是本格推理,其实是不领会其精神的,只是个外行的“刑事侦缉档案”类爱好者,喜欢看憋屈的人物情态,深沉的谋杀动机,和巧妙的情节布局。《希腊棺材之谜》还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来看,希望能体会到奎因的精彩。

            ps:tvb的《心战》里郑少秋的角色,一个演员,有着推测真相的禀赋,以角色感来代入,体验案件的内核,这一点我觉得真有借鉴自奎因笔下的雷恩的可能,且从“体格挺拔”到莎士比亚,皆很类似。不知编剧周旭明的粉丝们,有无读过奎因的“悲剧“系列。

 

横沟正史(1902—1981)日本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横沟正史,与江户川乱步情同手足,一同将日本的本格推理推向巅峰。许多人少年时代的读物,除却福尔摩斯系列,大概会是横沟正史,他笔下的推理有一种众人皆宜的感觉,不像江户川乱步那样写啊写的,变成泼天的血腥,他写的更多是节制,写实,把一座老村子呈现在你面前,把案件铺在你眼前,线索给你,予你一同推理的乐趣,相当的本格。

         但如今看《本阵杀人事件》,是没来由的平淡,看《狱门岛》,有莫名的黯淡,有着那时代以为的“诡异”,现下稀松平常,又不是江户川那样的“重口味变态案件”,其实他有不少也是极鬼魅离奇的,像《恶魔吹着笛子来》,但或许是叙述的笔法,看着看着便有章回小说那样的隔阂感,是遥远的故事,自己进不去。反而读他的中篇《黑猫酒店杀人事件》,我产生像看连城三纪彦那样的奇魅感来。

        横沟正史笔下的金田一系列是电影电视常客,比如很著名的市川昆导演的《犬神家族》,他的小说真的很适合影像化,比松本清张们曲折猎奇,且有人伦故事,又不是江户川乱步笔下的血腥气。


 

松本清张(1909—1992)日本

弦话推理文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以日本来看,如果说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是你在少年时代会去热衷阅读的对象,那么松本清张的小说则是可以伴随你一生的推理文。

         故事会变得陈旧,但是情绪不会,人心不会;笔法会变得陈旧,但只要触及深邃的内心,便有了年年岁岁与你同行的感觉。读松本清张就是这样的感受,分明是缓缓的文字,却不叫人觉得冗繁,分明是淡淡的情节,却不叫人觉得乏味,有时他清汤寡水的描写,却像女子一般,细致内心,触及毫厘。从他的那篇《脸》看起,哪怕是如今拍成电影,也是黑色幽默且荒凉;他的短篇《书法老师》,先写极女子的优雅,再是肮脏罪行,叫人不敢信;《真假森林》则是借赝品的故事,对日本绘画都进行了一番回顾,期间落魄画者与落魄学者的故事相映衬;时代在变,人心深处的那些卑微、自私与怯懦则是来来回回这些年的演绎,读松本清张,不仅是读一个故事,而是在读这个社会,读社会里形形色色的心,颤抖着的上班族,摇尾乞怜;待嫁的中女,考了各色证书;得意忘形的学术大家,营营役役的文字作者-----------------

         你惊讶的发现,很多情绪,竟让这个推理作家在一个悬疑故事里写绝了------

         2015年补上:

         终于读了松本清张最著名的三部长篇《零的焦点》、《砂器》、《点与线》,怎么说呢,读《零的焦点》时候,觉得尚不及电影的描绘,至少电影有广末凉子和西岛秀俊的面孔,充满了想象的空间和美感,但读完《砂器》,发现又不及《零的焦点》,以为《点与线》会是最佳,结果原来还是《零的焦点》好看,故事原是好故事,奈何少了情意味。

         其实很多日本推理作家的短篇都好于长篇。


森村诚一(1933年——)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赤川次郎)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森村诚一与高木彬光、江户川乱步、佐野洋、和横沟正史并称日本推理文坛五虎将。这是百度来的说法,文坛都有五虎将,很是浪漫的说法。

      他延续的是松本清张的“社会派推理”风格,这个风格也是后来日本推理文坛走的大路数。松本清张关注平民的生活,人生里的细微处,点滴情绪,森村诚一则明显要线条硬朗的多,他关注的是事件,尤其喜欢在长篇小说里布一个很大的局,把许多人物串联起来,事件跨度大,以男男女女许多人的人生,来反映一整个时代。读他的小说,简直是在看文字化的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撞车》、《木兰花》、《巴别塔》那样的多线索叙事,交织着太多人的秘密和伤痛。哪怕在剧透的情况下,依然有太多意想不到的阅读感受,且丝毫不受时代影响,你在任何岁月里去读,都能感受到作者内心那呼啸一般的情绪在奔腾,有愤怒,无奈,冲动,悲叹,年少时的慷慨激昂与年老时的无奈蹉跎相面对,远在美国的人经受着自己在日本时候的内心煎熬和拷问,一个转身,和回忆重逢,有时因果循环,又似佛家谒语。

      森村诚一写的是时代,是社会,是几代人命运的狭路相逢,笔下有天然的气势恢宏,庞大的布局里用严谨推理刻画时代和人心的伤痛。2011年,78岁的森村诚一获得吉川英治文学奖,成为吉川英治文学奖历史上最年长的获奖者。其实我只读过他的证明三部曲,却极度的击节赞叹,有人竟然说他是商业化的作者,天可怜见,我始终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社会责任感的推理小说家,他只是借“推理小说”的壳来表达思想,几乎可以用伟大形容。

     我选了一张他年轻时候清瞿的照片。

 

西村京太郎(1930——)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赤川次郎)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1930年出生,毕业都立电机工业高校。他早年生活在社会底层,做过多种工作,如卡车司机、报案人员、保险公司职员、私人侦探等,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又是一个做了各行各业然后踏足推理文坛的作家。

        现在再谈西村京太郎,真是很寂寥的事了。他30多岁才开始写推理小说,最初的著名作品是《天使的伤痕》,也就是《刑事侦缉档案》第一部里李忠义和那个“射箭女”可儿的故事原型,话说我对西村京太郎的好感,正是因为他笔下故事是刑事侦缉档案最好的脚本之一,他还有一部有名的作品是《七个证人》,就是《刑事侦缉档案》第四部里徐飞被绑上荒岛的故事——“黄石街案件重演”,当然,后来我去读《天使的伤痕》和《七个证人》,都觉得电视剧版本的演绎让小说更加出彩,更加细致的刻画了人性,但故事的架构还是源自西村京太郎的小说,可以说他独特的灵感和创意的构思,使得“七个证人”很是别树一帜,西村京太郎的小说,有典型的20世纪八、九十年代气息,小格局里发展出曲折情节,故事异常鲜明。

         他还有著名的《双曲线杀人案》等,那时日本的地铁铁路等极度准时,于是推理作者喜欢以“列车时间”入手构思杀人迷案,西村京太郎正是其间的代表人物,读他的小说,也许需要列一张时间表。有说他是社会派的推理,我觉得他还是属于本格派的。话说后来读了《双曲线杀人案》,觉得这部和《七个证人》,都可谓赞极了,就是你明明也几乎猜到了,还是没有想到的那种妙极感。

         找不到他年轻时候清秀的照片,也许从来不曾清秀过。

        

 

赤川次郎(1948——)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赤川次郎)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赤川次郎笔下的故事有典型的畅销气质,简单来说,少男少女都爱看。当然,那是从前,搁到如今,很少有人还知道赤川次郎。

        1948年生于日本九州。从小喜欢古典音乐和漫画,你可以发现他的小说画面感很强,简直是一格格漫画,赤川次郎的推理启蒙是柯南道尔,所以你会发现他的侦探小说有福尔摩斯的调调,他28岁发表《幽灵列车》获日本新人奖。其后迈入高产阶段,“三色猫”系列,《三姐妹侦探团》、《华丽的侦探们》、《“灰姑娘”的殉情案》、《失踪的少女》、《少女星泉奇遇》、《阳光下的阴影》、《神秘的诱惑》、《欲海凶魔》……从80年代起,他每年出版15本侦探小说。到90年代初,已经出版了100本推理小说,几乎每一本都是畅销书。1985年他以9 部畅销书登上日本最畅销书作家的宝座。当时日本《朝日周刊》撰文评论:“在今天的日本,谁不看赤川次郎的书,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现代生活。”看,曾经多么的辉煌。

       看赤川次郎的小说,文字浅显直白,故事曲折离奇,节奏感尤其强,他不需要你费很大脑力,先丢给你一惊一乍的生死案件,然后再是紧凑的抽丝剥茧过程,这样形容,简直是我曾经描绘《刑事侦缉档案》的话语,没错,会去在如今翻看赤川次郎,正是因为他笔下的《三色猫追踪》是《刑事侦缉档案》第二部里最诡异的“端木紫”一案。tvb那时节的刑侦剧走的是集各家之长的路数,他借鉴了西村京太郎,连城三纪彦,还有赤川次郎。日本的破案与港式的刑侦有天然的一致性,我是指情绪,人伦等方面,特别适合90年代那种经典的叙述模式,案件,手法,动机,犯案者在重述过程时的伤痛,或者癫狂,背后的唏嘘。

        《三色猫追踪》其实并不经典,少了“端木紫”三个字,它便没有了那股奇魅,少了雪梨男装的扮相,它也没有了那股孤寂与悲凉。现在再读赤川次郎,故事依然紧凑好看易读,但就是那时代的“畅销”气质,使得它缺乏一种深邃的魅力,止步于那个时代了。      

 

 泡坂妻夫(1933—— 2009)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泡坂妻夫)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泡坂妻夫这个名字容易给我错觉,以为是个乖戾的中年作家,写性与爱纠葛的犯罪书,或者像西泽保彦,绫辻行人那样的行文,致敬一些本格推理,再写出自己的“怪力乱神”,所以读《失控的玩具》时候几乎坐实了我的第一感受,但读到《荫橘梗》时出现很大变化,所有温情都体现出来,还有感受,于是看他生平,生于1933,死于2009,曾为魔术表演师,并于1969年获得石田海天赏。1975年起从事推理小说创作,同年以短篇《DL2号机事件》获得首届幻影城新人佳作赏,1977年凭借《失控的玩具》获得第三十一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和第七十九届直木赏候补,1990年以《荫桔梗》获得第一百零三届直木赏。

       我算了下,他42岁从魔术师改行做推理小说家,比很多人晚,也比很多人早。

       魔术师的他,是写诡计和机关的天然好手,比很多推理作者都多了份天然风致,其间的天马行空,不可思议,更是信手拈来,但也有不足,就是诡计成了日常佐料,反而淡了人文情韵,《失控的玩具》,论诡计,是做足了,论人物刻画,是浅淡的,动不了人心。

       但《荫桔梗》又不同,作为短篇集子,它每篇都多少有悬念,但真正有悬疑推理意味的也就一两篇而已,而从传统行业入手,写上绘师,纹章师等人的生活落寞,行业的凋零,伴之年华逝去之下的颓唐落寞,两者相互映衬,更添愁恨。

      《増山雁金》在疑惑处戛然而止;

      《钗》,借一支钗说一段战争里的情事和怅惘,死亡若有若无,伊人不在,情犹在,钗犹在,只是人世如那钗一般,辗转红尘,面目荒凉,我总疑心,也许少女的精魂也结在那钗上,寻觅爱郎一世;

     《柔竹先生的字》,有古雅之意,那隐世的高人,写着笔法刚柔相济的字,笔法随着生活变迁而改变,有时逼仄,有时从容,显出时世的艰辛,少年从不识得那人,却与那字如前世相知相惜,这字,也像隔着世道来慰藉这贫穷少年的心了,最后又合了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校舍惜别》 则是读来太多凄悲,先是借回忆来说一段陈年旧事,死亡作结,转笔间,已是多年后,谁曾想,当年的死亡里,有的人再未走出,坐困一生,也许不是纠结在那段往事里,只是里生活里没有快乐,于是活在了记忆里,活在那个少年的15岁里,就如同活在自己的25岁里,一转头,她已经85了,满头白发,苍老的自己不识,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几乎把我们也骗了,可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那个少年,到底有没有存在过,有没有那样哀伤的往事发生过?我倒情愿不曾的。

 

 

夏树静子(1938——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乙一)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女作家夏树静子1938年生于东京,原名五十岚静子,大学时曾名以《交错死》入选江户川乱步赏的候补,也曾于1960年以笔名夏树忍在"宝石"发表了《玻璃的锁》。  代表作品《W的悲剧》《M的悲剧》《C的悲剧》《光之崖》《丧失》。从六十至九十年代,一直是孜孜写作的主妇作家,擅长写传统型的家庭内凶杀案,刻画女性心理。

       由于夏树静子出道的时期正是日本的社会派推理兴盛时期,女性作家写社会派的文字有天然优势,更善于写实和展现人物复杂心理,其实相比宫部美雪等人的社会派风格,夏树静子明显要本格派得多,在她那个时代,女性作家可以在推理文坛占据一角,绝非易事,难得的是她既善于写诡计,又不忘剖析心理动机,而她最大的桎梏,则在于过于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所以你看她的小说,故事再好都会有限,永远有太多前人经典的影子,比如《w的悲剧》等,明显是致敬奎因,却又叫人觉得不及奎因,她还有致敬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也是阿加莎的痕迹太重,反而影响了自身发挥;在现在来看夏树静子的作品,往往觉得稀松平常了,但结合了时代来回顾,就不免钦佩这样一个女子,腰痛,眼疾,在那个社会派推理文高手层出不穷的年代,她一个小女子却坚持写推理小说,不让男子们专美,何等不易。

 

 

东野圭吾(1958—  )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泡坂妻夫)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先来百度百科,东野圭吾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之后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日本电装担任生产技术工程师,并进行推理小说的创作。1985年,凭借《放学后》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开始专职写作。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从而达成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

         然后是弦的品评。东野圭吾早期是写本格派的,但是不红,虽有“江户川乱步奖”,但不够红,于是中期开始写变格派,社会派,可以说,在他身上你可以看到从本格到变格,到社会的各种演变,以及一个推理小说家不得志一段时间后对“本格”的怨念,所以后来在小说里对本格派一阵戏谑,当然,对社会派同样戏谑。印象最深就是在“名侦探”的系列里,又个短篇说暴风雪山庄的,嘲笑那种造一座房子杀一个人的桥段,这真的不是讽刺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吗?当然,东野圭吾是社会派的代表,岛田庄司是本格派的翘楚领军,想来会有各种心结,我猜的。

         曾经的弦,是东野圭吾的粉丝,跪倒在地那种的崇拜,看的第一本是《宿命》,不过尔尔,然后久仰《白夜行》大名却不得看,第二本读的《恶意》,惊为天人,那种“惊”,后来真不曾有过,哪怕人们说这本是借鉴《罗杰疑案》的,我却始终觉得《恶意》太惊艳,以至于后来读东野圭吾的其他小说,再没有到达这个境界的,读他的成名作《放学后》,有种莫名和刻意,然后是《嫌疑犯x的献身》,人人都说好,我却觉得一般好,倒是堤真一的演绎更好,福山雅治的脸代入更好,东野圭吾的心里住着个汤川学,他梦想里的自己,想象里的自己,是汤川学那样的,福山雅治的那样清俊的脸孔。

          东野圭吾小说的最大特点是易读,流畅,超一般的流畅,再没有比他更易读的日本推理,总是读来像是身边事,人物心事像是你自己的心里事,容易代入,诡计不累,情节充沛,还不时挖掘深意,令人深思,却有人说,东野圭吾的文笔,简直是日本小学生的,也不知真假了。

         但我读的最多的日本推理确实是东野圭吾的,《变身》、《布鲁特斯的心脏》一般,但追读,《以眨眼干杯》较平淡,《十一字杀人》也一般,《绑架游戏》的反转比较好看,《三笑小说》真是拍案惊奇,值得回味,简直有文妖李碧华的气质,《名侦探》系列侧重反讽,有趣又抨击,《谁杀了她》,虽无疾而终,却有余味,《平行世界爱情故事》真是抒情了一些,《美丽的凶器》读着紧张,骂完贱人,又觉得唯有贱人能收拾贱人,《彷徨之刃》读来沉重,几度放下,要喘气再继续,《回廊亭杀人事件》里读到了剩女的悲哀,《湖边凶杀案》抨击教育制度,《红手指》说亲情,《信》说的是社会的谴责,舆论的惩罚,《流星之绊》读着就像电视剧画面,也只有东野圭吾会这么写推理,《新参者》是浮世绘,伽利略系列是一种“心润”之意,如与福山雅治的一场邂逅,《圣女的救济》很多人觉得一般,我却觉得好看,诠释出女性的一种在社会压力下的悲哀,草雉的戏份也颇多,到后期,《假面饭店》引进时候说的无比噱头,真看了又觉得乏味,东野圭吾产量太高,以至于水准参差不齐,而文艺派们推崇不已的《时生》我却觉着寡淡乏味,反是《悖论13》这样默默的作品,读完后陷入对世界末日的恐惧,还有对世界的质疑。

         近来已经不大爱读东野圭吾了,他涉猎太广,风格百变,不是不独树一帜的,注定要做畅销之王,只是《恶意》之后,再无一本及得上《恶意》的寒透脊背,不免有了唏嘘。

         他最近的一本评价较高的是《解忧杂货铺》,不看推理的人都将它奉作佳作,当然,我怕又是一本《时生》,再多绝妙,也体会不出。

         为什么大家更爱读东野圭吾,而不是岛田庄司,因为更多人关心的是剧情,是杀人里的why,而不是how。但正宗推理迷又往往不屑东野圭吾,因为他笔下的how实在有点弱,这个why又太探讨人性。 后面谈宫部美雪,这是一个更写why,不写how的推理作家了。

 

宫部美雪(1960——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东野圭吾)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女作家们没能把自己年轻时美好的一面留给世人看,那时没有自拍,没有美图秀秀,她们又不是内地的美女作家,哪怕她拥有美丽的名字,一时译作宫部美幸,一时又回归宫部美雪。

        我用感性的文字开端写她,并不意味着我很喜欢她。

        读宫部美雪的推理小说,晚于东野圭吾。其实他二人轨迹很不同。

        她原姓矢部,1960年12月23日出生于东京,与同样身为推理作家的绫辻行人出生于同一天。东京都立墨田川高校毕业,23岁进入法律事务所工作,白天在法律事务所当速记员,晚上学习写作。1987年以《邻人的犯罪》获得《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而出道,连续七年荣获《达芬奇》杂志票选为日本最受欢迎女作家第一名,《模仿犯》更创下日本出版界史无前例的“六冠”荣耀。1989年以《魔术在呢喃》获得第二届日本推理Suspense大奖,1991年以《本所深川不思议草纸》获得第十三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然后再于1992年以《龙眠》获得第四十五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她还被誉为为“平成国民作家”、“松本清张的女儿”。 
     1993年的《火车》获得第六届山本周五郎奖,1997年以《蒲生邸事件》获得第十八届日本SF大奖,1999年以《理由》获得第一百二十届直木奖和第十七届日本冒险小说协会大奖日本军大奖,及于2002年以《模仿犯》获得第五十五届每日出版文化奖特别奖、第五届司马辽太郎奖和第52届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

      看,光是写她获奖,就需要两段文字,她高产,一如东野圭吾,她获奖无数,远胜于东野圭吾。东野圭吾为了直木奖,几乎成了执念,美雪却很早就拿到了。

       所以很多人看国内销量,以为东野圭吾远远红过宫部美雪,实在片面了一些。甚至许多年后,从文学角度,从国民角度来看,也许宫部美雪才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而并非局限在推理文学。

       说了溢美之辞,可我更爱看的是东野圭吾,两相比较的话。纯文学永远比畅销书要艰涩得多,苦涩得多。

       看宫部美雪的第一部书,是《理由》(1998),通过一桩全家灭门案,挖掘出90年代日本社会存在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反映了社会各阶层的生存状态,人性各面,读到后来,一面扯出一面,社会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看得内心沉重,几乎忘了最初的案子,而登场的人物零零总总,无一例外的小人物面孔,你几乎怀疑这是推理小说吗。整本书是文学角度的流畅,与畅销角度的生涩,叫看书的人几度要放弃,情节寡淡,情感沉重。从此对宫部美雪的书没有大好感。当然,她还特能码字,所以有人说她行文唠叨啰嗦,这么说不厚道,又确有怨言。

       看的第二本是《魔术的耳语》(1989),讲述催眠程式的犯罪,情节比较曲折,但情感还是沉重,依然是试图通过案件进行浮世绘;第三本是《火车》(1992),这本书被称作是宫部美雪的“白夜行”,其实比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早了8年出来,问题是早了八年,并没有占有先机,因为宫部美雪的描写笔触是冰冷的,用客观冷静的口吻来旁观讲述一个蛇蝎美人的故事,既没有挖掘这女子的内心,也没有挖掘被害者的内心,更没有多线进行的展现案件的多面情感, 自然也咩有东野圭吾笔下的宿命感,那种关于爱的苍凉与无稽,所以《火车》仅仅是《火车》,永远不会叫人荡气回肠。 

       读她的第四本是《模仿犯》(2001),内地出版时厚厚的三大本书,读完时候重重的喘气,是一种“此花开尽更无花”的盛大与嗟叹,觉得读完这套书,人世间的推理小说,都成了浮云,这是一道重重的坎,沉重,巨大,迈不过去,书里围绕一个连环杀人案,从几种角度出发来写,同一个故事几个角度写,并不罕见,但写到如此盛大,实在华丽而血腥,她依然不忘浮世绘描绘世情的手法,却融合的更好,观者对案件迫不及待的意欲了解,却被兜来兜去的多线刻画逼得急不可耐,终于走到终点,发现却绝非出口,所有愤懑决堤,却无处宣泄,把自己逼出内伤,觉得读这套《模仿犯》,如生死大难,是轮回涅槃-------

         她又有《所罗门的伪证》,又是一场对人性的拷问--------每一笔,都太重,不敢看。 

              

 

岛田庄司(1948——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至宫部美雪)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岛田庄司(Soji Shimada)于1948年10月12日生于广岛县福山市,先后毕业于广岛县立福山诚之馆高校、武藏野美术大学(商业美术设计专业)。毕业后当过翻斗卡车司机,写过插图与杂文,做过一段时间的占星师。三十三岁时以本格推理巨作《占星术杀人魔法》一鸣惊人。

         谈起岛田庄司,就想起日本的“本格”与“社会派”之争,在松本清张之后的很长一段岁月里,日本的推理小说在主推“社会派”的道路上行走,而岛田庄司坚定的走“本格”之路,成为新本格派的旗手,也被誉为推理之神。推理小说走到“社会派”的一步,意味着诡计等等都要屈居次位,这对于传统推理小说的作者是巨大的考验,也有像东野圭吾这样走本格派走不好,改走社会派的,又有像宫部美雪像松本清张的女儿一般,以社会派小说承继前人的风范,还有岛田庄司这样逆潮流而上,坚决写本格的推理小说家。

        说实话,爱看“本格”的人,都多少会不屑“社会派”的寡淡,喜欢“社会派”的人,又反感“本格”的刻意造作。。同样的社会派作者,凑佳苗和宫部美雪也不同。岛田庄司的书,属于看的巧,觉得十足惊艳,叹服,拍案叫绝,看的不巧,觉得缺乏底蕴,只有诡计,毫无内心,看的更不巧,要觉得诡计矫揉造作,并无逻辑。不巧,比如你看的第一本是《黑暗坡的食人树》、《异位》、《螺丝人》,很多很多,他产量高,但低分之作实在不少;看的巧,比如你看的第一本是《占星术杀人魔法》、《斜屋犯罪》,会被华丽而强大的诡计所震撼,惊叹本格推理之奇妙;看的更巧,比如你看的第一本是《异邦骑士》,你发现这简直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剧情,是内心戏和剧情的强大的联结,本格派同样可以关注内心。

         对于岛田庄司的小说,很多时候并不爱看,起头总是平淡,中途有强大诡计,但你未必捱得过开头;他的形貌倒像是东野圭吾的文风,款款风流,透出不羁,像他对“本格”的承诺和誓言,生生不息。

          岛田庄司对本格推理的热情,让他变成最大度的前辈,鼓励推出一系列后辈,比如绫辻行人。

 

连城三纪彦(1948—2013)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连城三纪彦)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用别人的话来说,得要心无别念,来写连城三纪彦。

        本名加藤甚吾。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为何改了个像中国《聊斋志异》里一样的名字,叫人观之浮想的,真是不得而知了;笔名如他的文字,抒情,浪漫,绮丽,却又孤独,伤感。日本的推理文界有这样一个男作家,写出来的文字,比女子还要细腻委婉,曲折动人,他笔下的阴谋,又无比冷酷,有时,只是借一个凶杀的故事,说一段伤感的情事;有时,只是借一个爱情的故事,说一个生命的真相。

         有人说,言情小说里,连城三纪彦的推理写的最好;推理小说里,连城三纪彦的言情写的最好;如此这般,你就该懂了他的文字。

          再没有人把言情和推理结合得比他更到绝处。

          《一朵桔梗花》,以花喻人,讲少女之凋落,讲少男之颓败,是花的盛放与枯萎,是时代从金沙飞舞走入百孔千疮,他信宿命,也写宿命,经常描写那种多少艰辛最终无力的颓然,情只是载体,那种伤感,才是真相;他善于写反转,一个局里藏了另一个局,你以为翻开的是真相,结果只是另一张假面,最喜欢的是连城三纪彦的短篇,《鼠之夜》这本里的短篇,篇篇精彩,哪怕明知道了故事,还是不免被文字打动,他笔下的反转,就像是信手写来,却让人叫绝,读《鼠之夜》的时候,其实我早就在《刑事侦缉档案ii》里看过这个故事,但是经由文字表达出来,那种震撼的力度令我再一次毛骨悚然,当然,我们不免要感谢机缘与注定,剧中这个单元有魏骏杰和黎耀祥演绎,很好的把文字里的情绪丝丝入扣的表现了出来,有时会想,最懂日本推理的其实是90年代的香港刑侦剧,不论是“端木紫”一案,“黄石街”“七个证人”,还是这个“鼠之夜”,都经典至极。

          连城三纪彦的文字,还是不够看,我有时也想,这个男人写这么美的文字,写这么奇异的情节,布那么多反转的局,真的能写那么多精彩的故事吗,简直为他担忧,后来知道他生于1948,卒于2013,已不须我担忧他的灵感够不够。

          读他2002年的长篇《白光》,气韵犹在,故事也亦然在局里反转出一个又一个新的局,但到底不及从前的动人,2008年的《人造花之蜜》,一个局套出另一个局,又牵出另一个局,这样的套路用多了,故事却没有逻辑上的基础,不免觉得开始力不从心,有的作家适合长篇,比如李碧华;有的作家适合短篇,比如连城三纪彦。

         《宵待草夜情》在国内一直没有完整版来看,成了憾事;他的小说,国内引进的还是太少,新星出版社近几年出的还有《以我为名的变奏曲》,也仅是一般水准,他最精彩的文字,还是80年代的短篇。

            看他年轻时候的照片,不知怎的,会想起西岛秀俊。他倒是少有的,给人以文字和人对得起来的感觉。

          

伊坂幸太郎(1971—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一个推理作家,照片长成杨洋那样小正太的模样,实在不科学。很久以前的照片了吧。

        伊坂幸太郎,原名宫坂航也,1971年生于日本千叶,1995年毕业于东北大学。热爱电影,深受柯恩兄弟等电影导演的影响。1996年 以《碍眼的坏蛋们》获得日本山多利推理大赏佳作。2000年以《奥杜邦的祈祷》,2000年《华丽人生》出版上市,广受各界好评。2003年《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们》、2005年《死神的精度》、2006年《沙漠》、五度入围直木赏,不算最高产,但大部分作品都能很快搬上银幕,由大咖或小咖扮演,作品既能漫画版,又能电影版,还能广播剧版。

       我读他的作品,只一部《华丽人生》,就有一种叹为观止、五体投地之感,所以一般不买推理文,却买了他的《华丽人生》、《沙漠》、《末日的愚者》和《金色梦乡》。他的小说,有一种不易看的气质,兜兜转转,平平缓缓的故事叙述语调里,人物众多,登场时间线索复杂,主线副线串联纷繁,到最后再给人以“真相原来如此”之感,那些看似不相干的人物,在相同或不同的时间里走上故事舞台,你看着他们各自走来,然后发现各自的故事皆有交集,他在她的故事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却导致后面一连串的事故,伊坂幸太郎是一个爱写“蝴蝶效应”的人。这样的小说,是文字版的群戏,拍成电影,简直不消变动,就是《木兰花》、《撞车》这样奥斯卡冠军面相的作品,广度,深度,力度信手而来。

     他是本格派?变格派?社会派?新本格?我想,他连推理都不见得是,说是“治愈系”倒是似极,心情惆怅的人,读伊坂幸太郎,看到人生一世,各有因缘,终有结果,终会释然。

 

乙一(1978——       )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乙一,本名安达宽高。1978年出生,1996年凭藉《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获第6届JUMP小说·非小说大奖(集英社),2002年出版了《GOTH断掌事件》,一举夺得第3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这是一个少年成才成名的推理作家,有傲娇的权利,所以,他年纪轻轻,便文惊四座,分身做“白乙一”与“黑乙一”,将故事化作笔下的魔术,温暖纤柔是他,黑暗暴戾也是他。

        白乙一也是惆怅的,但那种惆怅,是纤细温柔的,淡淡的笔触写一个忧伤的故事,比如《伤》、《只有你听到》;黑乙一,第一次看到,不免要惊艳,那种被华丽的哀伤所惊艳,人物的暴戾与血腥,都简直是哥特式的,有时是轮盘里的七座房子,一天一具尸体,有时一天一个手掌,有时是天长地久的尸骨垒作高高的房屋,像城堡一样耸起,那些血腥和惨烈,居然是那么不动声色的描绘出来,仿佛主人公天天浸泡在尸体堆里长大,司空见惯,《goth断掌事件》、《zoo》就是这样的故事,读到后来,才知道都是一个“我”字在把玩的诡计,读者永远被作者的叙述性诡计所牵扯进误区,真相到最后揭示。也许黑乙一从来只是借一场华丽的凶杀,一次张扬的恐怖,说一段深入骨髓、与生俱来的孤独。

        乙一的文字和故事虽然奇魅至极,天马行空的诡异思路,不惧生死的魑魅之境,奈何读的多了,内心抑郁难以宣泄,竟像把自己憋出内伤,似要大病一场,所以黑乙一的文字,只能偶尔一看,看过还得看其他人的文来摆脱那种阴郁情绪。

 

 

凑佳苗(1973——       )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乙一)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初时看到凑佳苗成名,顿觉励志。1973年出生的女子,做家庭主妇,学历以及工作,生活,婚姻经历都并非跌宕起伏,这样一个看似平平淡淡的小女子,在经过30多个春秋之后,凭一部《告白》蜚声文坛,此时已近35岁。让当时还年轻的我,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女子由来有惊人之处,那看着再平庸不过的小主妇,有着匪夷所思的内心世界。

        看她的出版轨迹,2008年的《告白》,2009的《少女》、《赎罪》,2010年的《为了n》、《往复书简》、《夜行観覧车》、2011年的《花的锁》,之后每年一到两部作品出版,算得高产作家。而且当真是影视改编的宠儿,有点女版东野圭吾的气质,我是指通俗流畅这一点上。

        凑佳苗的叙事是固定式的,类似于我们在少年时代,第一次从《少年文艺》里读到多角度叙事,也可能是《南风》,第一次读到时候非常新奇,同一个故事,从三个人物的角度分别叙述演绎一番,原来感觉全然不同,看到了故事的另一种风格,这样的叙事,很多其他悬疑推理作家也用过,但他们的写作生涯里,类似的叙事手法,只用过一次到两次,绝不过三,因为过了三,不单读者腻歪,自己也会腻歪,譬如东野圭吾的《恶意》,譬如宫部美雪的《模仿犯》,凑佳苗却不同,她几乎每本书都是这样的笔法,哪怕是她的书粉,都不免为她担忧灵感枯竭,如果不是她的书粉,迅速的粉转路人,终于转黑。

        头一次看《告白》,必当惊艳,几番叙述,挖掘人性之恶,与最底处的善,我是先看的电影版,再看的书,大约松隆子的演绎上佳,赋予了故事更好的色泽,这个当年《四月物语》里腼腆善良的少女,成了《告白》里隐忍绝望的母亲,时光是一把碾压的刀,遇上凑佳苗的剧本,演绎一段心惊的故事;紧接着去读《赎罪》,居然是一样的叙事模式,连情感情绪,都似乎原封不动,不免疲倦,那种悬疑是一惊一乍的,读《少女》时候没有期待,反而被处处伏笔和反转给意外到了,觉得设计得巧妙,情绪也是少女之愁,看似无稽,却是入心,回忆里自己的年少时光,虚妄脆弱;《夜行観覧车》比较失望,这是一个悬疑严重不足的故事,凑佳苗的典型叙事,加上社会报告文学的冷静平淡,简直是宫部美雪的《理由》,她想要写一部浩大的浮世绘,结果却落在小格局里出不来,因为并不真正了解社会,她了解的,更多是人心的脆弱,狭隘和阴暗;所以到了《往复书简》,那种惊艳又回来了一部分,当然,每个读者都开始觉得,她只会这种写作模式,通信,日记,多角度模式,腻歪已经到了一个点上,几乎爆发,但《往复书简》的最后一篇真的很不错,回忆里头的年少清怡,情感的点点滴滴,似乎在时光的河流里看得尤其潋滟绰约。

        凑佳苗的文字很好读,两个小时可以读完一本,而且往往很追看,《为了n》却是例外,我是在2012年读的《为了N》,依然是那种凑佳苗笔法和叙事,但人物,情绪以及对话,情节都非常生涩,呈现出一种云里雾里的不明感,你甚至读不出谁是主角,作者站在谁那边,连犯罪的点在哪里,都是不明的,每个角色都那么痛苦压抑,偏偏那段时光,我也正活在阴沉的心情里,于是读这个故事,简直是在读自己,读到西崎这个角色,总像能读到他的内心,虽然他篇幅那么少,那么不明朗,而最离奇的是,西崎这个篇幅最少的角色,原来才是全篇最后的答案。我以为自己心仪的是个配角,原来,那些所谓主角才是他的陪衬。

        《花的链》是2015才读的,凑佳苗很喜欢写女子的情绪,很细密,如蜿蜿蜒蜒,有时想太多,有时想太少,所以我想,凑佳苗的写作再怎么一尘不变,我还是会继续读她,写悬疑的里头,她是写女子心事最深的。所以她会写《闺蜜》,又是有点无稽的故事,老套,不意外,但两个女生的心眼在角力,男子成了布景,这样的悬疑,需要有。就像她写《白雪公主杀人事件》,美貌女虚伪不善,平凡女孩内心仓皇却善良,当然是老套的故事,但由她来写进一个悬疑的犯罪故事,气质便截然了。


西泽保彦(1960——      )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乙一)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本科幻推理派的代表,超乎现实的构思为主题,故事中所有非常理可以解释的现像,从事件发生之前便已经向读者作出了详细的描述,而全部的谜团也是遵守同一组的规则,因此对读者来说整个解谜过程也是绝对公平和合乎逻辑性的。1960年生于高知县从高知县立安艺高等学校毕业后,去美国的私立Eckerd College专攻创作法。 回国后,一边当大学助教或讲师,一边创作推理小说。曾向江户川乱步奖和小说现代新人奖投稿,但始终没有获奖。以上文字,来自百度百科。

        说到投稿拿奖,这几乎是日本太多推理小说家们的痛,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后来西泽保彦遇到岛田庄司,获得赏识,终于出版《解体诸因》,再然后便是更出名的《死了7次的男人》。题材多为科幻,比如超能力犯罪,时空置换,人格替换,特殊体质。

       我只读过《解体诸因》,不是说不好,只是不是我的菜,看得出作者天马行空,写人心紊乱,犯罪之紊乱,也不乏黑色幽默,但读来并无会心之处,反而太多混乱,同一本的短篇再指向一个终章,读到头昏疲倦,当然,必定有人对西泽保彦颇为推崇。我对本格派本就不大爱,还遇到科幻本格,更加畏惧。


绫辻行人(1960——      )    日本

弦话推理文(更新——伊坂幸太郎、乙一)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又一个1960年出生的日本推理作家,又一个本格派,又一个岛田庄司推荐入推理文坛,继而大放光彩的人物。

         他是本格派迈入1980年代以后的旗手,新本格派的掌门,毕业于名校京都大学教育学系,并取得京都大学博士学位。1987年《十角馆事件》出版,掀起新本格旋风,以及“馆系列”的热潮,而后《水车馆事件》《迷宫馆事件》,到《钟表馆事件》获得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密闭空间杀人事件,很多作家都写过,但像绫辻行人这般痴迷执着,乃至把一个模式写出10个花样,各种情绪的,真是匪夷所思,如果说看《十角馆事件》时候,我还不以为然,觉得这个绫辻行人爱用推理作家的名讳来作为角色名,过于致敬,又太匠气,到后来读到《水车馆》,《人偶馆》,又觉得人物描写细致,情绪到位,且风格切换自然,有几分大师风范,读到后来《黑猫馆》、《钟表馆》,真开始佩服这个男人的想象力的,把诡计和建筑设计相融合,貌若匠气的故事处理里,意料之外的故事走向,人物刻画并不单一,他对故事节奏和结构的把握都很到位,会让读者有很好的阅读体验,读得久了简直有上瘾感。也有人对他侧重谜团塑造的馆系列不以为然,更中意恐怖惊悚的《耳语》系列。他现在还在写着,对于爱看悬疑的人来说,真是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180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