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2013-03-09 15:52:27|  分类: 烟视媚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原以为自己是再也啃不下老剧的,重温就是把记忆用粗砂纸揉搓一番,面目全非,弄得最后那零星半点,记了半生的美好,都要折损了去,又要何苦。

      1989年的《玉面飞狐》,我却重温了下来。还是当年的两个字——喜欢。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我和东篱说,从小不看电视剧的人,长大之后总是喜欢韩剧台剧偶像剧;从小看电视剧的人,长大了,还是tvb的罐头孩子。

------------------------------------------------------------------------------------------------------------------------------------------------------

玉面飞狐

        人间无物似情浓

        有些剧,我有执念,因为当时太喜欢,因为那年没看全,回忆里就断了一节,成为遗憾。比如《南帝北丐》,比如《玉面飞狐》,前者,其实当时我也只想知道到底郑伊健在剧里会喜欢哪些女孩,后者,其实这些年来,我也只想知道卓不凡和曲云嫣是如何发展,于展娉婷,又是怎样的情愫。

        而这一番回顾,才知道当年很多记忆,加了自己的臆测——非真。也有一些从前不曾在意的,现在入了心去。有的情节很可笑,如今看来;有的情节,很珍贵,如今看来。

洛孤峰 迟金枝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二十年前我看这剧时,全然不在意这一对,对洛孤峰的印象,甚至还不及韩追。

        现在却觉得这两人在戏里着实悲情了一些,原先是欢喜登场的,迟金枝这个少女很活泼,很平民很配角的活泼,不明艳,但俏丽,特别是笑起来,自有一种灿烂,两人缘起有些胡闹,渐渐却弄假成真,彼此都动了情意,谁曾想这“无情剑”洛孤峰动起情来,是如此深挚的,生生死死的,毫不为意,眉睫之间,为她要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也谁曾想这原本轻轻巧巧的小配角金枝都要遭逢噩运的,被掳也便罢了,又被凌辱,旧时女子贞烈,80年代剧本里的旧时女子更是贞烈,与情郎重逢后,自觉无颜相对,当即举剑插进胸口。唉,以为他二人必有圆满,谁知是戏里最惨的一对。

        欧瑞伟在那几年里演的戏,不少都有这样痴情的特质,所以打动了不少人,不几年后,还有《仙侣奇缘》,亦是惨烈;《玉面飞狐》里的男男女女,如今还有几人在演剧?倒是他,始终在,只是再也不曾有那年月里的好角色了;演迟金枝的演员叫刘秀萍,在《蜀山奇侠之紫青双剑》里演程寒霜,我记得那时看《紫青双剑》颇为喜欢这个清冷名字的角色,现在是点滴都记不起来了。

 

展娉婷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幼时观剧的三观,是反派英俊男有爱,反派女,则不论美丑,一律抵触。

        罗慧娟在tvb演过的角色里,印象最深的还是展娉婷。剧本有意把她配置成一朵罂粟花,艳而有毒,换了各色罗裙,绛红,碧蓝,淡粉,青丝如缎,有婉柔而妩媚的窈窕身姿,顾盼之间,隐有流光。狡诈而玲珑,这一瞬还楚楚可怜,扮作娇柔,下一秒已如罗刹妖,招招致人毙命,她满口谎言,计中有计,圈套里还有圈套,你以为算计了她,实则还是被她算计;倒也不是个林仙儿那般“绝世容颜,轻分罗带”的尤物,只是心计太深,野心太大,狠心过甚,只有卓不凡是她的一道坎,她视卓不凡是最好的对手,也是最好的伴侣。

        这样厉害又狠心的女人,男人们都不是她的对手,换个剧本,男主角大抵要被她俘虏了去,一则她美,二则她聪慧,与“玉面飞狐”有着旗鼓相当的狡猾,天下的男人都要跪在她脚边的,可是卓不凡不会,甚至,剧里的卞修哲也不会。《玉面飞狐》里最精明的两个男人都无意于她。

        都说这是罗慧娟最美的角色,我看也是,戏服,妆容都比一号女主李婉华要精致一些。展娉婷很美,但不是卓不凡那杯茶。卓不凡不爱妖女。

 

卞修哲

       小时候看这剧,卓不凡一人,便足以一叶障目,多少树林都看不见。现在才知道戏里还有个“三绝公子”卞修哲。这个角色其实设计的很矫情的,我是指现在看来,这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收藏各色名家兵器,声名显赫,品味高雅,衣袂也算高贵的公子形象,且剧里卞修哲实际上是大辽王子,野心勃勃,弑兄夺位。这样当算有魅力的反派,那时我竟然全然不觉,莫非真是那时眼里只有个卓不凡?

        俞家伦这个演员,长得其实真的不错,特别适合古装反派公子的角色,风度翩翩,居心叵测,那年我重温《侠客行》,发现他演的慕容白,竟然很是吸引人,潇潇洒洒的,意态闲闲,又痴情又豁达,在《玉面飞狐》里演卞修哲则要阴沉很多,虽不时抚琴深思,其实还是执念太深,要变得丧心病狂,不论多么钟情于曲云嫣,该杀时依然毫不留情;迟金枝于他其实毫无阻碍,他偏要强暴了她来报复洛孤峰。其实,当时我想,曲云嫣装傻的那段时间,他完全可以肆意占有,为何却不曾呢?所以对这个人物,坏到出汁,还是有爱里的基本风骨。爱她,可以杀她,但不可辱她。也很难得。

       找不到截图,姑且拿《侠客行》里慕容白的截图。早已不演戏了,古装头套很适合他,典型的全冠清气质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曲云嫣 卓不凡
                         

 

       吴岱融的角色里,最初惊艳的是无缺公子,最完美的,还是玉面飞狐卓不凡。是摆在心坎上的喜欢,很多年后,才知道是一种情怀。有人说,这是心口的朱砂痣,我却想,这记忆,都是触之温润的,似暖玉,隐隐生香。

       作为tvb武侠剧里原创出来的一个角色,他几乎具备一切完美的特质,翰逸神飞,眉目若画,举手投足间,既有游侠般的潇洒不羁,又是名士风气的精雅自持,似笑非笑间,是神采飞扬的自信。

       他有点像古龙笔下的侠士剑客,武艺超群,又不知出自何门何派,一登场已是绝世身手,白衣翩翩,俊逸风流;他又带着点蛊惑的狡猾,反间计、美男计、无间道、他做得浑不皱眉头,绝非那些迂腐的角儿,抱着所谓的原则而木鱼脑袋,他最是豁达,身段就是用来放开的;他有神秘莫测的财富,品位出众的收藏,忽而“侠气”忽而“稚气”,忽而又是“文气”。

       卓不凡的性格倒是更接近楚留香、陆小凤的,所以结交得到一同饮酒谈天,又生死与共的朋友,甚而风流狎昵,勾栏瓦肆、秦楼楚馆,生生不离的,这般的男子总是吸引。

       卓不凡又有什么完美呢?

       他不像花无缺的不谙世事,失于木气;

       他不是傅红雪的心事沉重,仇深似海。

       他痴情,又不会像李寻欢那样自苦;

       他不会像楚留香,陆小凤那样一部书爱一个,看似多情,实则滥情;

       至于优柔寡断如张无忌之流,更是不能相提并论。

       他更像沈浪,大丈夫不拘小节,行事果断智慧。而在感情一事上,他有更加的明朗果决,干脆利落。

       这么多年都记得卓不凡,念及都觉妥帖,大概就是因为他的这些好。彼时也只觉得好,说不出这许多的所以然,真说出这么多所以然,又觉得还是远远不够剖白。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认识曲云嫣之前,他是个地道的浪子,风流狎昵,游戏红尘的,但也藏下一坛子女儿红,说是新婚时与妻子同饮,倒也不辨真假;遇到曲云嫣之初,是惊艳,艳得双目发直,其实李婉华自然没那么美。

        幼时我看他二人的戏便喜欢,初见时,他对她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无轻佻;再会时,他换掉她掉落的下下签,似是玩笑,其实费了心机要她高兴,不忍见她愁闷;乃至戏弄她落水,他才方知美人有这幅肝胆,刚烈异常,自不是寻常女子可比。

        也许人们如今都爱罂粟花,可曲云嫣并非“圣母”角色,她是展娉婷的对立面,展娉婷有多狡猾,曲云嫣就有多耿直,展娉婷有多娇媚,曲云嫣就有多端庄,展娉婷有多狠毒,曲云嫣就有多善良,可是她善良,却不笨,她宽容,却也能做到大义灭亲,她孝顺到愿意为了父母之命,嫁给不爱的人,遵从婚约,她是有点迂的,而卓不凡恰恰爱她的这点迂吧,这个分明聪慧能干,却为了家门孝义,会牺牲自己幸福的傻女子。掌门之位,她拱手给她的弟弟,为平息风波,守住家业,她慷慨比武,从容的受他人拳脚,巾帼不让须眉。这一切,都让卓不凡对她珍而爱之,敬而重之,他再不会言语造次,唐突佳人,他会对天下人轻佻,在她面前,却一定是一本正经的,只因,这是他敬佩而爱慕的女子。

         不是回顾,也不知这两人的对手戏原来这么少,从头至尾,居然是连个“情”字都不曾说,他不曾说爱她,她也不曾说出倾慕,起先她叫他“卓公子”,是划清界限,终于是看似淡淡的一句“卓大哥”,百转千回,他唤她“云嫣”,温柔婉转,依然是谁都不曾说喜欢。

         雨伞下,他赠她礼物,祝她与未婚夫百年好合,是真心的,她要如何做,他都尊重她,只愿她幸福就好,浪子如他,也会这样逼仄伟大;很多集都没有再会,每有相会,又总是展娉婷掺乎其中,误会重重,清明如她,其实哪会误会,他的眼神总是投向她,怕她误会,她岂会不知;他只是不敢靠得太近,怕打扰到她;到“火焰锁”一节,其实他是欢喜的,不能同生,同死也是好的,两个从不曾表白过的人,其实对彼此的情意早已了然,他们是隔了距离的“相濡以沫”,只要她快乐,就是不在一起,也是无妨的。

         卓不凡妙就妙在,是浪子,最是不羁,动情之后,又是痴儿,当放手时,先放手去祝福,当抓牢时,生死不移。他的感情清清楚楚,绝不拖泥带水,谁都看得分明,容不得展娉婷丝毫余地。他对曲云嫣的情,是不着一字,尽得痴意,就是给他第二部第三部的故事,依然只会是曲云嫣。

         其实风流浪子,哪会突然化作痴儿,也只有剧里有这样浪漫的故事,叫看的人心驰神摇,几十年都放不下的。

         这便是戏了,卓不凡也就完美在这吧,在这虚幻的不真实间,一个到达不了的另一个人间,比桃花源还要美好。

 

[八九如故]人间无物似情浓——玉面飞狐 - 弦凉如水 - 只把青山画

 

    我突然想起,那几年里,好几部剧都是这样的气质,男主说都不曾多说的,情意却了然分明,《蜀山奇侠之紫青双剑》里,上官警我便是钟情紫琼的,他不必嘶吼,你知我知。要嘶吼才知,那已是下乘了。
 


     片头歌,现在听来,那么好听,林夕的词

  评论这张
 
阅读(136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