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弦话《六个梦》  

2015-01-24 18:52:38|  分类: 乱舞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怅望浮生急景,凄凉宝瑟馀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远水登临。目送连天衰草,夜阑几处疏砧。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河满子-秋怨

       看到这首,便不免要唱出来。

       念旧的越发厉害,于是读起这本,读完又想重温剧版的《六个梦》。

1.从《追寻》说起

       表妹婉君的故事,小说比《婉君》的电视剧要哀伤很多,当年《六个梦》的第一辑就是婉君。

 

       剧里面婉君喜欢的是仲康,小说里没有说法,文字里描绘的伯健,倒是儒雅的很,也不逼,不像剧里那样高高颧骨,咄咄逼人的气势,只是小说里三人都执着的很,到最后,也不是剧中那样终得各人团圆,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有那么多恩怨情仇,苦难离合,故事里的婉君只是淡淡的在老宅里守着,不知在等谁,成为面容淡淡的老妇,在老宅里老去,死去,到底喜欢谁,这个答案也不重要了,三个男孩都远走了,不再回来,也许在外头已经儿女成群,也许在乱世里有了一番作为,也许在离合人生里故去,但她已经不知道了,她一辈子没有嫁人,下人们也不知该用什么称呼来叫她,这便是她的流年了。

 

       想来,看似平淡,却比剧里更悲凉一些。

       用现在的词,也许叫“作”,只是当时,谁都不曾想到,一别是永诀。

       这个故事,拍过电影,拍过剧。

 

弦话《六个梦》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弦话《六个梦》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后来发现电影版里的童年婉君,比后来的金铭更多娇俏灵气,演员是谢玲玲,总觉得是小女孩有少女的气韵,灵气逼人,只是这么美的谢玲玲,后来遇到更美的“小倩”王祖贤,留不住一个那么丑的林建岳的心。 

       再说剧,早期的琼瑶剧真的没那么露骨难受,几张脸孔,有时是清清雅雅的,虽然苦情的故事,到底带几分古典的委婉。俞小凡的美,是婉君那样的,清水佳人清丽少女的模样,面上柔弱,骨子里有几分固执和坚强,那时选角极好,俞小凡演的就该是婉君,刘雪华则演哑妻依依,不用言语,嘴唇微颤,泪水在眼眶里转着,落下来。再恰当不过。

      再扯远一些,当时看《婉君》的剧,喜欢的少年的伯健,成年的仲康,当看到少年的伯健长大后成了张佩华那样,心都凉了半截;少年伯健是蔡远航演的,他还演过《西游记》里清秀的童年唐僧, 后来淡出娱乐圈从商,类似于“霸道总裁”那样的高富帅,而今娶的是“槿汐姑姑”孙茜。世界从来小,信息量从来大。

弦话《六个梦》 - 弦凉如水 - 罗浮梦边

 

2.《哑妻》

        幼时看《六个梦》,最心伤的便是这个故事。从清末贯穿到民初的几十年,他起初不爱她,那便索性不要爱她,后来爱了她,呵护她,成为她的天,她的全世界,又倏地一下抽身离去,留下满地伤心碎屑。男主有古典雅致的名字,柳静言,女主聋哑,叫做依依,预示了她一生的唯一选择,便是依顺无语。父母之命,指腹为婚,他无从选择的娶她,揭下盖头的刹那,端详那凤冠霞帔下的娇美面容,这丽色夺人心魄,他原打算冷落她,却到底敌不过她的美貌与温柔,沉溺于夫妻恩爱,但又受不了他人的讽刺言语,对她时而动怒,她生下的女儿,还是哑巴,他震怒,而后平静,她又怀孕,满心欢喜,他灌她喝下堕胎药,从此恩断,情绝,她恨他。柳静言架受不住“长恨”,选择怯懦的离场,远赴东瀛,另娶新妇。

       此后,她一年一封信,说她不再恨他,盼他回来,他铁下心肠,便是不回。

       十年后,他终于回国,带着新妇为他生的一儿一女。

        他们重逢后是这样的:

         他写:“依依,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我十分想你!”
     “是吗?”这两个字写得很大。“真的想我吗?”她笑了笑,笑得非常飘忽,非常傲岸。然后写:“喜笑悲哀都是假,贪求思慕总因痴!想我吗?真的呢?假的呢?是真的,何必想呢?是假的,又何必骗我呢?要知道,我已不是当年的依依,你使我勘破情关,人生不过如此!想也罢,不想也罢,真也罢,假也罢,回来也罢,不回来也罢!我给你写过十封信,当第十封信唤不回你,我的情也就用完了!你懂了吗?”

        我喜欢这一段,女子带了铿锵之气,道过歉求过情盼过你等过你,十年了,他一回来,她便得委曲求全表达情意?四天后,她死去了。等他十年,他回来后,她也没了牵挂。

        其实最唏嘘的是结尾部分,柳静言日本带回的一子一女,长大后都走出家门另创天地,柳静言白发孤独,身边只有哑妻为她生下的女儿雪儿,雪儿长大,终其一身陪伴老父身边,她说,母亲早已预料到今天,故而嘱托她不可嫁人,“如果我结婚,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嫁了个有情有义的人,就像妈妈碰到你。结果如何呢?弄得双方痛苦,夫妇分离。一是嫁了个无情无义的,那么,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谁都不曾想到,那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依依,其实把人生看得通透,只是一生不曾言语。

          林瑞阳和刘雪华那版的电视剧,柔情蜜意,古典的蚀骨伤痛都刻画了,还加入了家宅恩怨,偏偏少了小说里那份白驹过隙,苍云走狗的浮生荒凉意。

 

3.《三朵花》

       这篇小说,远比剧中残酷的多。

       这是一部讲母亲的思想灌输,对三个女儿一生的致命影响。又带有宿命感。  

       剧里面大女儿的爱情,是被母亲一手摧毁,连带性命;二女儿和老师的一段亦师亦友的情愫,层层重压不堪释放,终于变成疯子;小女儿看着大姐二姐的不幸,珍惜把握幸福,母亲也幡然悔悟------

       小说里的母亲其实没这么不堪理喻,她确实每日森严喋喋教诲她们男子的恶劣与残忍,但后期也还是着力要给女儿们幸福的,只是来不及了,所有思想根深蒂固,大女儿陷入爱情猜疑,草率而轻生,小女儿又何尝不是,男友奔赴千里而来,灰头土脸,她却多疑多虑,终于葬送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恋爱,而这些男子,确实不是言情故事里该有的矢志不渝,面对女友的重压,他选择的是放手和离开,每个男子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离开,其实母亲没有说错。

      最可怖的是二女儿,读书成痴,一心要考研升学,终于到了一读书就头疼的地步,母亲不让她看书,她抢着书本要读,最后裸奔,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成了禁欲教条下的牺牲品。

      当时看剧,觉得三个女儿除了金素梅演的念琛幸福,另外两个可谓不幸,现在看来,剧还是温和了的。

 

4.《生命之鞭》

         这个故事拍成的反而是《水云间》,搁在《梅花三弄》里。

        人们当时看剧说马景涛演的梅若鸿是渣男,焉知原小说里的孟玮更渣,穷画家孟玮邂逅千金小姐胡茵茵,胡茵茵原本嚣张跋扈,整日驾马车甩马鞭,自从鬼使神差的和孟玮相爱,就变得温柔可爱,敢爱敢恨起来,私奔后结合,以为是《水云间》那样的相爱良缘,结果贫贱百事哀,胡茵茵学会做饭,补衣,持家,孟玮的画卖不出去,借酒浇愁,回到家就打骂妻子女儿,茵茵跪地求他,一次有用,两次无用,久而久之,终于在一个暴雨之夜不堪家暴跑了出去,最后抱着孩子葬身西湖,孟玮酒醒后在西湖边发现妻子女儿的遗物,于是疯了-----  

        这个故事比较绝望,才子佳人的故事,到了现实里总要显出仓皇的原形,钱是七寸,逼得寸步难行,逼得面目全非,男人还扯着尊严做文章,和女人拼命,借酒行凶,全无昔日才气横溢的模样。电视剧《水云间》把小说里的胡茵茵拆分成梅若鸿原配和杜芊芊两个角色,前者带着女儿跳了西湖,后者卸下富贵家世,甘于和爱郎平淡度日,如此一来,故事也理想化了,再不是原小说里的悲沉无力了。

 

5.     《归人记》

         这个故事类似《花溪》《南风》上的架构了,依然是民国时期,广南被晓晴拒绝,晓晴推荐了更美貌的某女,于是广南愤而就与美貌女结婚,十年后,晓晴归国,道穿心事,原来彼此有情,于是二人暗通款曲,晓晴不要嫁给他,非要做他情妇。最后男的入狱,女的等待。

         这就是典型“不作不死”的故事了,难怪没有拍成剧,要被口水淹死,更要说三观不正。

  

6.《流亡曲》

       全本里最大气的一个故事,抗战时期的某将领,路上遇到某老人,某年轻女和孩子,然后这粗犷的将领萌生情愫,却到底夭折了的情感,这故事最不浪漫不精致,甚至带几分粗气,又是难怪没有拍成剧。总觉得琼瑶对于驾驭这样的情节是无能为力的,所有的柔情无处释放,但这个短篇据说是把整本串联了起来,虽然也看不大出。

      如果搁今时今日,就算琼瑶要翻拍《六个梦》系列,也没有当年那样的演员了,这才是无能为力,真不是技术进步一些,打光好看一些能解决的了,情怀不如旧。

  评论这张
 
阅读(22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