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弦时只把青山画

 
 
 

日志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2015-08-20 10:59:09|  分类: 烟视媚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天子多情爱沈郎,当年也是画眉张
     可怜一树白门柳,让我风流郑妥娘
                             ————《桃花扇》

 
 
【壹】仙侠文
           《花千骨》真不是仙侠文里美丽的一枚,十七八岁的女孩,写给十四五岁的看,看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孩,萌得起来,傻得起来,聪慧得起来,狠辣得起来,凌厉得起来,别的女子可以欺侮她嫉妒她伤害她,但最后都会自食恶果,全天下的优秀男子都围绕着她转,爱她,呵护她,温柔她,纵使利用她,内心还会深爱她。这玛丽苏的逻辑,还不算原罪,因为所有言情都是这套路,三十岁的桐华写《长相思》,也是颛顼,相柳,涂山璟都爱一个小夭,二十岁时候的fresh果果会这么写,更是自然。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被唐七的行文逗得又哭又笑,以为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再难过去仙侠文这座坎,不会遇到更好的;可这么好的小说,并没有比《花千骨》更早成剧,且沾了骂名,说是借鉴了大风刮过的《如意蛋》,我去读《如意蛋》,却没有读下去。若哪一天拍成,也并不一定轰动,好看的小说,不一定是好看的影像。唐七后来的《三生三世枕上书》却很难看,东华上仙和凤九的故事,有点延续夜华和白浅,凤九也是那样天然呆的性子,却走得不似白浅自然,也或许唐七写这样的模式太多,行文越发啰嗦,为逗乐而逗乐,为虐心而虐心,所以腻歪。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落花时节又逢君》
        说《花千骨》,就自然想起蜀客的《重紫》,故事几乎一模一样,所以那时落了抄袭之名,蜀客的文字会比果果好很多,但蜀客的文字是闷,她的《落花时节又逢君》也是讲师徒恋的,开到荼蘼花事了,写作仙侠小说,却滋味太淡了,我说过,是道家滋味,万物都淡了。蜀客只写心写情,却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香蜜沉沉烬如霜》
         电线的《香蜜沉沉烬如霜》煞是喜欢,拍成剧,用对演员,更多美妙绮思,“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这是小鱼仙倌,小鱼仙倌有多少分温润,就有多少分阴沉;“ 花开了 ,我就画花;花谢了,我就画我自己;你来了,我当然画你;你走了,我就画一画回忆”,这是凤凰。凤凰有多少分冲动,就有多少分赤诚。葡萄相思已深,却不自知,到得后来,才知入骨;也是玛丽苏,到底多了几分细致。
        你觉得故事细致,文笔细腻,它却拍不出好看的戏,因为只消选错演员,便可毁了一切,譬如《华胥引》。越美,越是单薄,载不动双溪蚱蜢舟。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销魂殿》《三千鸦杀》
      仙侠师徒恋,除了《落花时节又逢君》、《花千骨》,还记得的是十四郎的《销魂殿》。《销魂殿》又比《花千骨》还要故事简单,夺宝或复仇等等都是一笔匆忙的调调,主要是写情,但十四郎的文字是细腻的,三个男角,各有风采,雅然的芳淮,邪魅的凤仪,看似冷漠却天然呆的凤狄,我破天荒的把男主压在凤狄,结果发现是师徒恋,各种隔阂,幸好玛丽苏的并不彻底。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十四郎的仙侠文一度颇为好看,她写大格局不多,除了《琉璃美人煞》,其余都是小篇章的恩怨情仇,看似大波澜,最后以情爱收尾便好,初看的是《三千鸦杀》,一阵心折,都说十四郎文笔差,可我觉得她三言两语,有时就能写到人心里去,比如 当年她一怒之下刺瞎了他的双眼,彼时还暗自发誓绝不低头,绝不回头。可是没过几天,却又不得不放弃一切自尊,冒雨飞马赶来香取山跪地求饶。人的自尊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千金难换,有时候却一文不值。你将它看得很高,捏得太紧,一旦送出去,却未必能换回自己想要的。..“.”帝姬狂怒之下只身前往香取山,其实要找到他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比想象中要简单的多。只是她一厢情愿的爱恋,才宁可将这种漫长的等待化作缠绵相思。”这些是写失恋女子的心事,自尊已然被践踏,却还是紧守,读来太多感触。其实是读《三千鸦杀》时候心头正淌血,读来便如治愈,抚自己的伤口。
十四郎还有一本《斩春》是格外喜欢的,怜极男二号杨慎,这本算不上仙侠,《佳偶天成》是过于小白了一些。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沉香如屑》
仙侠文里最喜欢的还是《沉香如屑》,后来想,是为那份遗憾和惆怅,缘分使然,七百年的等待和寻觅,轮回几生几世,到最后都是徒然,风雨走过的短短一路,便是应渊和颜淡的最后收稍,故事里没有那种为了一己之爱,要毁天灭地的疯狂,爱时是燃沉香,雕沉香炉,淡淡悠然,到了跳天刑台却是猝烈,终归是命运别有安排。以为回得去,却是回不去,他不是《三千鸦杀》里左紫宸那样的懦夫,却输给了时间。连左紫宸那样的懦夫我都怜他,何况是并无差错的唐周。


  【 贰】  花千骨,花千劫
         对照那厢《华胥引》的冷清,《花千骨》的大爆,真有几分意想不到。或者说,你猜到它会爆,想不到如此之火爆。所以我说,好看的小说不一定孕育“红”的剧,譬如《云中歌》小说怎么都比《大漠谣》强,但连《星月传奇》都能活过来播出,都能在不看小说的青年们里头流传一阵,《云中歌》却连面世都难,它是难产的孩子,命运多劫,几度搁置,错过了最好的年华与最好的时间,几乎要成一曲“白头吟”,不到耄耋之年见不到它。

      《华胥引》也比《花千骨》强上几条马路,但选了一个莫名面孔的女主角,剧情改得支离破碎,主线全变,造型又是油光满面,风尘仆仆,配色乡土,剧粉们怎么安利,可始终觉得画面灰扑扑的,承受不下去。我可以支持蒋欣演宋凝的演技,但不能否认那衣服太丑;我可以永远爱小红花哪怕老了胖了的脸,但不能否认那不是我心里的沈岸。我知道郭珍霓演技了得,一人把莺哥和锦雀两个角色演活,我知道保剑锋宝刀未老,演容垣至少演技过关,但那个容浔不是容浔,那个莺哥不是我心里的莺哥。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一筐的仙侠文里,《花千骨》最小白,当年倒也看了下来,硬着头皮忍受幼嫩的文字,不为其他,只为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子画,再回忆,彼时觉得东方也是好的,却不喜欢花千骨这个角色,故事也觉得混乱单薄,是文笔太幼稚小白,情节便诸多不合理。读文字还是看得出作者的气韵,比如读《倾世皇妃》,就觉得作者18岁再正常不过;读《花千骨》时候我以为果果十六岁,这些都是言情的窠臼,推断得出,到了其他,便看不出,譬如你怎么都无法相信写《停车暂借问》的钟晓阳只有18岁,写《沉香屑》的张爱玲只有22岁,她们是在年少就写出绝望的女子,看到人世的悲凉,但再往后,竟也止步于此了。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花千骨 
       读小说时候,赵丽颖还没有横空出世,充其量也只有“小东邪”时候的杨幂适合演花千骨,不要说新人,新人林园够新鲜吧,脸永远记不住,见了又觉得不如不见,记了也是不如不记,生生把《华胥引》里的叶蓁给毁了。
       赵丽颖演花千骨是真心合适的,比哪个都更合适,不要提黑料,她的脸实在够萌,够傻白甜,演黑化也可以,比如《宫2》里的狡诈妓女,《宫锁沉香》里狠毒的琉璃,所以她驾驭得住化作妖神的花千骨,所以不喜欢花千骨归不喜欢,却不能否认赵丽颖把这个角色演到了极致,不会有哪个演员比她从形象到演技更合适,演技比她强的,没有她萌;比她萌的,没有她演技好;比她萌,演技也许有天赋的,没她知名度高,有观众缘;傻白甜的花千骨看似不需要演技,可时而的撕心裂肺之痛,还是需要一股爆发力,眼神里的灵气和执着,缺一不可。
      没有一盏玛丽苏是真的省油的灯,傻白甜只是外壳,爱情上,大可以杀人不见血。
   

      白子画
      仙风道骨的白子画,藏情匿爱的白子画,我读小说时候其实觉得有几分闷骚的,不及轩辕朗的明快,也没有东方那份果断,有爱,但不能说,呵护,但不能做,用断念剑刺她几十剑,为护她的命,守自己的心。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那时候,霍建华还只是《仙剑3》里的白豆腐,清修自律,难掩内心动荡难安,克制隐忍,却始终青涩,不是 一派宗师气象,7年光景,霍建华从2字头的青年变作3字头的中年,穿上白衣,长发如墨似缎,广袖垂下,眉间抹不去的轻愁,竟有娇弱美貌公子的气韵,每有时刻,飞身而来,扬袖间又自有一种淡然却凌厉的气势,又觉得这个白子画,大约也是最好的了,故而旁人都做了布景。

       东方彧卿
       旁人焉能不做布景呢,读小说时候,倒是分作两派,一派喜欢白子画,一派中意东方彧卿,可到了剧里,对东方实在好感不起来,不是张丹峰的颜不够,他那么好的男人,每每看到他名字,想起洪欣,就觉得如斯好男人,世间罕有了,然后这样一个好男人,要演戏里最腹黑最复杂最多面的异朽阁主东方彧卿,实在气韵上就不搭了,他是温柔憨厚的气象,演憨傻,他过了那段韶华,还不及落十一他们,演腹黑,他没有那股子邪魅狷狂,你把这角色交给10年前的严宽,肯定要目迷爱极;他脸上甚至没有表情,温吞水一般的,甚至有几分脸盲,穿上浅淡蓝衣,他和其他长留弟子的脸,我分不出了。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张丹峰的脸是周正的好,没有一点耀目的,记得住的地方,他又恰好赋予了东方更多隐忍的成分,不论利用时,内疚时,狠辣时,皆那副温吞的表情,顿时泯然了,这个81年出生的男子,顶着周正的脸孔,十余年演艺生涯终于等来一回春开月出,也是不易,这个东方,哪怕失望了,还是为这个好心的男子高兴的。

      杀阡陌
     读小说时候对杀阡陌好感不多,一张比女子更妩媚的脸,实在缺了几分叫人心仪的魅力,倒是那份魔君的杀气和魄力,每每爆发,也是气势雄浑。看剧,更是起先觉得马可的脸不够美,整天台词就一句“小不点”,有几分烦,惊闻演杀阡陌的马可红了起来,再去细看,又觉得还真的不错,90年的小伙子,演得虽在面上,但到底豁出了力度,爱美时候的傲娇,娇嗔,恰如其分,媚着双眼却杀人不眨眼,又是一番行云流水,换个比他演技老道的,未必有这份纯真无邪的狠辣感,几次为了花千骨而不惜屠戮众生,倒比东方坦率,比白子画痛快,活得潇洒任性,难怪这个角色反而拥趸比东方彧卿更多。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又不免想到,人都讲究个运程,马可在25岁就能遇到《花千骨》这部大爆的剧,张丹峰却在34岁才遇到。遇到又怎样,不遇到又怎样。

      夏紫薰
      蒋欣赋予这个角色更多的内容,读小说时候这个角色是单面的,单薄的,因为你站在花千骨的立场上,其他女子都是炮灰,她们都是布景,没有内心,但蒋欣不会演没有心的角色;当然,夏紫薰的戏是重复的,来来回回的,都是那几个场景,劝慰追求白子画,要杀花千骨,安慰关怀白子画,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重复的台词。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霓漫天
     小说里对这个角色厌恶至极,谁晓得看剧时候却多了好多分理解,三观开始不正了or正?读小说时候我们都以为自己是主角,把自己代入主角,长大之后才发现自己是配角,换作你我是霓漫天,也许更狠更毒更不甘。李纯初看不美,多看了又觉得其实也挺好看,个别镜头还像张钧甯。剧里把她的情节从恋慕落十一,改作与朔风的一段情,傲娇美少女和冰块男的不曾宣之于口的情谊,因为喜欢朔风,于是觉得霓漫天也有可理解的地方,因为嫉妒,所以狠毒。然后最后自食恶果,因为她是女配。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轩辕朗
      话说看小说时候我最初还以为这是男一号,所以后来每当这角色出现,情意不散,到了剧里,竟然成了个逗比;难怪有人起先说,这部剧,除了男一女一的颜好,其他都是凑数的。
   
      朔风
      对小说里这个角色全无印象,到了剧里,却觉得这冰块脸颇有仙侠言情的范儿,小说里朔风喜欢花千骨,剧本里改成喜欢霓漫天,既增加了霓漫天这角色的人情味,又让朔风这角色的悲剧意味升级了,明知终将化骨扬灰,风烟万里不相见,却还是在活着的岁月里爱过一个人,守护过一个人,不掺乎在别人的情爱里,花千骨的情爱世界太热闹了,他是来抚慰一个凉薄孤独的霓漫天,她的邪恶他懂,他的冷漠她喜欢,他简直是阿紫身边的游坦之,她却不是伤害游坦之的阿紫,所以我说剧里的霓漫天不算坏,爱她的人,她懂。她不去爱什么白子画,她不去追捧花千骨,什么杰克苏玛丽苏,与她无关,假如朔风活着,她爹不死,她不见得要做全天下最狠毒的女反派。

《花千骨》话仙侠文:客羞应斩美人头 - 弦凉如水 - 弦时只把青山画

        《花千骨》最顺眼的地方,除了男女主角与原小说角色的契合之外,便是造型的到位了,没有要命的头饰,没有销魂的刘海或者染个什么鬼颜色,你看尊上,头发或披或束,造型设计师不会想用一绺“欧阳少恭”的刘海来添乱,清爽简单,古典清雅,换个脑洞开大的造型设计,也许会弄个泡面头以示与众生不同,这样清清爽爽的,男子不蓬头垢面,销魂刘海,女子不倒插鸡毛鹅毛,撞色亮瞎眼的服饰。我敢打赌,花千骨如果不是剧中这样的双髻呆萌发型,不是粉绿或粉紫的素色衣裙,好感度一定会降低不少。这年头要一部古装剧没有雷人的服饰,中规中矩的古典妆扮,已是很难的事了。同一个出品方的《华胥引》向大家显示了另一种审美,直接把本就糟糕的剧本和选角更推向万劫不复。
         


  评论这张
 
阅读(11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